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殷谦: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2016-06-17 12:06:24|  分类: 棒喝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很多人死于比如环境的污染和有问题的食物:雾霾和地沟油、毒奶粉,造假的劣质食品等等,只是他们不会把死因直接归愆于环境和食物。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答案就是人类永远也无法填满的欲望,人类就是死于这个人性最大的恶。

    欲望的满足需要索取和争取,索取是伸手向大自然要资源,比如挖取、抽取,采取;而争取除了通过劳动获取之外,还有掠取、盗取、不择手段的强取,到了根本还是伸手向大自然要资源,这种状态取决于人类的欲望,欲壑难填,资源不断变成满足欲望的物质,人类的科学技术就是为此服务的,科学技术越发达,自然资源消失的速度越快,它不但替代人力而且还提高效率,欲望下的各种享受的幻想都变成现实,人们忽略灵魂来供养肉体,其结果是肉体失去了太多本质的东西,以至于出现可怕的变异。当科学技术企图解放人的体力而导致越来越多的负面产生时,人类必将受到残酷的惩罚,基本资源面临枯竭导致大自然失衡,气候变暖、物种灭绝,自然灾害频繁发生都是铁的事实。

    人性的恶在于当他把一件“称心”拿到手,就想有把握将另一件“如意”也拿到手,大自然就像一棵人类的生命之树,亚当和夏娃的后人不但吃完树上的果子,还吃光树上的叶子,再后来干脆要剥去树皮连根拔起。人类自命为至高无上的,人的生命大于任何生命,甚至大于整个自然的生命。所以他们将侵夺基本资源认为是为了人的生命和为了生活得更美好,因而无耻地回避道德问题。“难道地球上仅仅只有人类的生命才是生命吗?”,这种问题令人发笑——没有任何人愿意作出牺牲或者自我克制,在人类通往物质生活富庶的康庄大道上,任何障碍都将是人类公敌,在这个问题上宁可为恶不愿行善;宁可浊富不愿清贫;道德和信仰甚至不值一提。然而人类也不见得有多么明智,或许我们自身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为时已晚,我们无法驾驭血肉中欲望之船的驰骋,从利用科学技术来帮助我们到违反自然规律地去做蠢事,再到失去理性的去做坏事,最终到伤害自身。

    科学技术使经济重复一条路,从繁荣到萧条,再从萧条到繁荣;当科学技术寻找到新的掠取资源的手段时经济开始繁荣,当资源面临枯竭危机时,经济又出现萧条,并逐渐形成规律——经济增长永无止境,就如砍掉右手补左手,但是问题依然存在,它本身就是一个整体。人们把毕生精力用于贪醟,但人类或许只能永远让一小部分人富庶,而注定一大部分人是穷人,要实现普遍的繁荣就如镜里看花。欲望是个体的存在,目的重于手段,当剥削导致冲突的时候,秩序需要通过维稳来实现。我们都知道,现在的科学技术还解决不了资源再生的问题,能源缺乏,财富不均,觊觎与嫉妒将令人难以想象,更为可怕和严重问题迟早都会出现,比如毁灭式的战争。即使科学技术解决了资源短缺的问题,那么毋庸置疑地会涌现出更多新的问题,科技越发达问题就越多。

    科学技术只能滋生人的欲望而无法遏抑人的欲望,从相信科学到迷信科学,这个世界已经发生许多无可挽回的事情,而科学至今也未能实现时光倒流。我们忽略了宗教式的信仰,因为迷信科学而不再相信天堂地狱,不相信福祸报应,不敬畏天地自然,因此早就为自己埋好了一颗毁灭的种子。

    最近常看到一些新奇的新闻内容,关于宇宙天体方面的,以霍金为首的天文学家和物理学家很是活跃,比如发现另一个地球,最近又说发现两个适于人类居住的星球;还有火星文明以及移民火星的设想,从隐瞒地外文明到证实外星生命的存在等等这一微妙变化,我慢慢意识到这似乎成为一种巨大的危机即将来临的先兆,地球真的要毁灭了吗?或者说拥有极大财富和权柄的人无法控制膨胀的欲望,并打算继续肆无忌惮地掠夺资源,然后替我们安慰后人:不用担心你们没有资源可用,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已经生活在火星了!当然我们并不否认物理学家以及天文学家在此领域的成就,但我们要认清一个事实,一旦他们从适用科技的本领域涉足向其他未知领域时,这说明他们已察觉到地球所面临的巨大危机。

    当教育的目的纯粹指向功利的时候,这种教育是极其危险和失败的,只要他们一直未能正确理解形而上学并且未能实现有效的科学结论,所谓的功利教育很可能变成助推私慝贪惼和满足欲利的工具,甚或成为他们犯罪的工具,这就是为何会出现学历愈高的人更容易违反道德,挑战人性底线的怪相的原因之一。中国的教育陷入一个死胡同,应试教育的结果似乎只是逼迫学子们坚定一个信念,就是上学就为了做“人上人”。这种要命的教育已经产生可怕的后果,现在的人普遍倒不如原始人,他们对生命的性质没有想法,没有本体论概念,在逻辑上完全欠缺,他们没有家园和集体的认识,自私到仅仅是把他或者关于他的一个人的想法实现了。

    我疑惑文明社会为何更加野蛮这个事实,难道我们从原始人发展到现在相对高的文明,而人性却要倒退回原始社会吗?从研究原始社会的人的结果来看,可以肯定的是原始人远比我们现在的人纯良和智慧,现在的人的确享受到科技和文明的发达,但是这种科技文明的发达也改变了人性,不是世界变了,而是人心变了。当谈到原始人的时候难免被人嗤之以鼻,首先想到原始人是否只有一些粗鄙的奇风异俗,它们是猿类,是大脚怪,或只是一群冷酷野蛮的动物,有这种想法的人愚顽无知。

    2014年我发现位于山西怀仁县鹅毛口村境内的古人类生活遗址,有至少六七个陶窖,两个平底灰坑,据此我初步推断它们为中石器时代晚期到新石器时代早期的遗迹,为了证实这个推断,我随意将陶片和骨骸抽样各一枚送美国迈阿密实验室送测,放射性碳十四测定结果是距今10500至11600年之间。我发现一些贝壳饰品以及染色的骨器,从功用来看,其中的石器更像是祭祀用品,或是一种图腾崇拜,这明显有宗教的意图。从民族学、语言学、心理分析、法学、社会学和宗教的研究来看,事实上原始人有一个具体的概念是宇宙,他们通过绘出一个特殊的字符,或在一个地方涂色彩,作为他们的信仰和宗教习俗,这就是他们实质上也有“本体论”的体现,他们的心理反应,习俗和语言,机构和习俗,更普遍的是他们的整体行为。他们在生活中比我们有更多的点子,并且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振兴自己的家族和部落,他们崇拜自然,敬畏天地,笃信万物有灵,同时也渴望知识,他们尊重“司天”的人,希望通过教化来提高自己,从生命的终极意义来看,这是也是一种境界。

    从古人类到现代,宗教信仰到我们这个时代普遍被视为愚昧行为,并被官方和教科书定义为迷信。我不止一次批评过中国人普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信仰,对此有质疑者,有读者与我探讨,说其实中国人普遍在表面上没有信仰,但在背地里却是有信仰的,大概是“嘴上不信,心里信”的意思,并且说包括官员和高知分子在内的很多人经常去访道礼佛,难道这不是信仰吗?我突然纳闷起来,如果一个人不能光明正大的信仰上帝,这也算是真正的信仰吗?偷偷摸摸暗地里的勾当总是见不得阳光,这种滑稽丑陋的“信仰”宁可不要,而圣神庄严的事物又岂容亵渎。如果通过现代文明我们无法了解祖先的态度,将他们对天地神明的信仰看成一种蒙昧无知的行为,这就错的离谱了,说到科学技术能够代表文明的发达程度,那我们的祖先绝不亚于现代的我们,反而祖先曾经拥有过的科学技术我们到现在仍然不得要领,并将很多东西列为未解之谜。

    旧石器时代中晚期,伏羲就成为医药家和科学家,他发明陶埙琴瑟、占卜八卦、织网渔猎、结绳记事等等,改善了人们的生活,但他也没有因此而轻慢对上帝的信仰;新石器时代早期,古人类就对日、月等天象进行观测,对被现代天文学称之为“天蝎座a星”的红色亮星“大火”更是格外重视,如果当时没有一定的科技,他们又是如何知道它的存在并进行观测的呢?颛顼时设置“火正”官来观测“大火”运行,据此指导农业生产。《周易·彖传》有“观乎天文,以察时变”之说,《系辞·上》更有“天垂象,见吉凶”之言,所谓天文即天象,那时候国家就对此非常重视,专门设置位高的火正官、司天官等观测奇异天象和五星运动,中康时,司天官羲和就因为玩忽职守被中康帝斩首。夏代有五星聚合、仲康日食的天象记载;《古微书》有“帝王起,纬合宿,嘉瑞贞祥。”的记载;另有:“禹时五星累累如贯珠,炳炳若连璧。”等记载。(《太平御览》卷七引《孝经钩命诀》)这些记载后来均被紫金山天文台的天文学家经过推算证实发生在公元前1953年2月,说明了文献记载的权威以及可靠。

    尧舜时就出现了几位科学家,契的儿子昭明继位,之后他的儿子相土继位,文献记载相土是科学家,发明了马车等运载工具,据说其势力范围由此一度扩大到海外,这之后又出现一个科学家叫王亥,他在相土发明的马车的基础上继而发明牛车,这使车的功用倍增,为运输和交通都带来极大便利,王亥的发明带动了农业和手工业等产业的发展,譬如他就驾着牛车到各地进行贸易,最著名的地方就是有易部落,在此王亥因淫乱而亡,商族部落借此灭有易部落,最终为商取代夏打下基础,有一点可以确信,他们并未因他们的科技文明的发展而忽视于对天地神明的信仰。如果说非要认为这些记载是夹杂神话传说的虚构历史而不足采信的话,那么我们来说说“眼见为实”的上古时期伟大文明,考古学家在山东济南的龙山镇城子崖遗址发现黑陶和灰陶器具,最有特征的当属出土的光亮漆黑、薄如蛋壳的蛋壳陶,它的制作工艺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是用现代科技手段也无法复制。古人在天文科技方面也发达到不可思议:世界上最早的星图是唐开元年间敦煌莫高窟的《敦煌星图》,绘1350多颗星;长沙马王堆三号西汉墓中出土的占卜吉凶的帛书,绘29幅彗星,也是世界现存最早的彗星图;杭州玉皇山下钱元瓘墓发现石刻星图,刻有二十八宿和若干星辰各约180颗,图上刻有上、下规和赤道;苏州的《天文图》,黄裳于南宋光宗元年所绘,由王致远于南宋淳祐七年刻制,全图有星1440余颗,还有黄道、赤道和银河等,其精确程度以及星数之多,前所未有。难道这些不是科技文明的发展吗?而那个时候他们对宗教信仰更加崇尚和虔诚。

    对上帝和神明的笃信并未影响古人拥有一个完整的哲学体系,各种宗教的创立反而对他们生活产生积极的影响,随着他们对宇宙探索的深入,足以说明他们并非无知,甚至脱离了迷信和愚昧,但他们从未怀疑造物主的存在。他们反而更清楚生命是有肉体和灵魂两种物质组成,生死和一种精神原则,生存在一个完整而清晰的世界,是有积极智慧和宇宙观念的人,他们发展科技但并不破坏自然。有人说他们不破坏自然是因为他们不具备或未发现可以破坏自然的科技能力,这确实是一种谬谈,我认为祖先若对天地自然缺乏敬畏之心,即使不用火药等发明来破坏自然,单凭人力也能让天塌地陷,在没有现代重型机械的帮助下,秦始皇的万里长城不一样也屹立在世人的面前。不说火药,就说在秦始皇兵马俑发现的一批2000多年的青铜剑上出现一层10微米厚的铬盐化合物就让世人震惊,你确信他们没有高科技吗?

    现代人自作聪明地认为原始人具有无思想的体系,也就是说他们还不具备健全的“人”的资格,甚至从“人”的类别中排除它们。这种观点简直是致命的,这是和自己过不去。举一个例子,我们把婴幼儿比作原始人,显然他要长成人必须经历一个过程,而在未成人之前,你就不能将他从“人”的类别中排除,除非你也不承认自己是人类。原始宗教的基础已先后接受包括祖先崇拜,万物有灵论、宇宙神话、图腾崇拜等等,对天地自然的感动都成为他们坚定的信仰和精神支撑,总之,所有的人对信仰的尊崇取决于本体论原则,就是人类的内心深处对大自然的知识的膜拜和渴望。信仰只对灵魂负责,不苛求现世回报,对天地神明绝对敬畏和服膺,至于是不是一定要表达自己是事物的存在,这只是一个哲学术语。

    原始人的信仰是他们在成长过程中产生的一种精神体验,他们的宗教信仰没有理论和教条,或许他们经历过某种神秘的纽带,经受过某种神秘的羁绊,唯一崇拜的事情就是宇宙的主宰造物主,如果没有自己的思想体系,就不可能代代进行敬畏天地神明的传统的行为,而且保留至今,我们在生活中的一些风俗就是原始人信仰之一的一种传承,尽管现代人将这些风俗纯粹看成是一种象征性的纪念,或者只是单纯的一个休闲和娱乐的节日。他们定制出一些好东西并保持不变,剔除一切邪恶的东西,懂得维护和关心每一个人,这也是他们净化和精炼一切的原因,这是自然神奇力量的发展还是真有一个守护神在指导原始人?我们不适合用自己的想法来判断他们。

    科技文明的发展让人们看到欲壑,武力的增强解决了通过暴力来满足欲望的方法,都想殖民也心甘情愿被殖民,人们变得越来越自私、贪婪和残暴,我们相信自己是“文明”的个人,结果却破坏了人性的和原生态的美好。如果一个人还没有渗透到个性这样的深处,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基于什么,那就不可能理解原始人,也就与他们没有任何精神联系。

    当生与死,生存与毁灭成为奥秘的时候,人们的恐惧来自所有的这些谜团,成为催生一定的行为模式和一定的救赎行为的心理药剂。与中国人普遍的“急来抱佛脚”式的伪宗教信仰不同,在基督创立之后,可见和不可见的世界这一观点在西方文化和精神世界已根深蒂固。就譬如信仰万物有灵的约鲁巴族人对宗教信仰的虔诚是首屈一指的,由于信仰他们对天地自然无比敬畏和热爱,从不会想去要破坏它,这就是为什么约鲁巴人大多从事农业和手工业的原因,当然这绝非因尼日利亚矿产资源稀缺或无力开发,事实上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尼日利亚的石油工业非常发达,天然气和锡、煤、石灰石等资源丰富,基于对自然环境的保护,丰富的资源并未大量开发,至今该国的北方主要发展畜牧业,南方则以种植业为主,尼日利亚的旅游资源也非常丰富,但也未很好的开发,这也是基于对自然环境的保护,在技术万能主义和万物有灵主义两者之间,他们绝对倾向于后者。在几个世纪以来,在整个民族和文化发展的过程中她们已经接受了延续自己的生命必须通过时间和空间这两个概念。我曾与一位神学家探讨约鲁巴人宗教信仰已经具体到生活中,无论灾难还是太平,无论贫穷还是富有,他们处变不惊,始终如一,而不是面临巨大危机的时候才来得势不可挡。

    我们时代的人没有正真意义上的信仰,也就是鲜见那种庄严神圣的、不带任何功利色彩的宗教般的信仰,而大多数人信奉“实利主义”,也只有在感觉到是命运左右自己的时候才会想起“神灵”。我观察过很多这种怪事,当某些无神论者或半信半疑者在经历巨大变故,在感到“人力不能为”的时候会有求助“神灵”的念头,但却不是真心诚意的,他们先会犹豫到底该不该信“神”,而后会考虑到底该信什么“神”。我一个朋友是无神论者,常常因与我辩论是否存在“神”这一问题而不可开交,一次他经历了一场重大变故,突然悟出也许是“命运”所致,甚至不再以诸事都是巧合来为自己辩解,他约我去请佛或菩萨,在香火店里看了半晌,踌躇不决,最后讪讪地问我:你说哪个比较灵?我想他大概是问我到底拜什么佛或菩萨灵验,我告诉他只要你心诚,拜哪个都灵。他最终“选择”了一尊大肚弥勒,我知道这样一来,不管灵不灵都是毫无意义的。我去五台山一次,看到很多人都去拜“五爷庙”,热闹非凡,而其它佛阁香殿却冷冷清清,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们听说“五爷庙很灵的”,于是乎大烧高香,有多贵就买多贵的高香,这种“实利主义”下的信仰都是带有选择性的,这还是正真意义上的信仰么?

    当下功利主义价值观以至鼎盛,对倡导普遍的爱都怀有芥蒂,认为那是很愚蠢的事,所以他们很难超脱尘鞿的躯壳。“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被普遍认为是“人不替自己打算,就会为天地所不容”,意思是没错,然而不是那种普遍的自私和浅薄的理解,这里所说的是一个人如果不为自己负责,那就天地不容,为自己负责说的是修身养性,好善积德,不但要为现世的肉身负责,而且还要为后世的灵魂负责。

    有宗教信仰总比没有的要好,在信仰的天堂大家约定俗成,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都发自内心去思考和行动,宗教信仰不是束缚和羁绊,而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善念,是他们不惜一切捍卫的真理。现代人自命不凡,对宗教信仰保持警惕,并有极端自私的看法,这种人迷瞪者自以为比任何人都聪慧,好像看穿了世间万象,事实上他身陷迷潭而不能自拔。这种现象在当下的中国已经不鲜,多见以“毒舌”为傲者公然抨击宗教,蔑侮信仰,亵渎神圣,殊不知他自己才是真正的憧愚之人。

    也有人问我,如果神明或者造物主真的存在,为什么不毁灭恶人而只留下好人呢?我不大赞同阴阳平衡论,所以很难解释这个问题,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好人,也没有什么绝对的恶人,哪怕生命只存在一点善念,上帝就会伸手救赎。如我在一部著作中所说的那样:“他仰天长叹:‘我至高无上的天父啊,你看到世间作恶多端、贪惏粗鄙、横行霸道、无耻无畏的那些人吗?你为何不使用你的权柄让他们都毁灭? 你为何还要让他们活在这世上?难道那些邪恶污浊的人也是生命的意义吗?!’他的双目充满失望,脚步槃跚,布道之路也变得远在天边,他感觉自己已无力迈进一步。天父在他的内心说:我的孩子,你要懂得培养和教育爱的情感,你所恨的那些不用学就会,而爱的情感却需要勇气和信念的支撑,他们的存在必将验证你的生命的意义,他们使你绝望,而你心中的爱则给你希望,他们会使你更加坚定和强大,他们就如黑暗中的幽灵,只有你的光芒才能照见他们,让他们无所遁形,你的光芒能让爱永恒,这就是生命的终极意义。”(殷谦:《亚当的后人》,2016年2月)

    信仰能够区分人与动物的生存方式的本质,没有信仰的人与低级动物没什么区别,这样的社会必然会陷入混乱。没有信仰会让人胆大妄为,冷酷无情,人人生存在恐惧之中,缺乏起码的安全感,人与人互为仇敌,自私自利,不顾他人,人只是披着文明外衣的野蛮人,心如豺狼。在一个功利主义时代,畸形的价值观被普遍接受和推崇,为人们释放“人性中最大的恶”提供了道德上的依据,为满足掠取权力和财富提供了精神上的支持,看似文明在发展,实际上是一种反人性的劣蹶的倒退。


                                2016年6月16日夜,于北京


【注:本文发表于《灵光》(bright),2016.5期,牛津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161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