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殷谦:我真想抽世界一个耳光(二)   

2015-11-03 11:08:22|  分类: 棒喝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无其伦比的秋天,它有别于我曾经度过的任何秋天。 
    也许我只是感到孤独,见多了不够忠诚,不够执着,不够踏实的人;习惯了旁观者的嘲笑,局外人的漠视,陌生人的无情。我愈来愈疏黜这些,因为我有怀疑一切。
    我离开我的生活很久了,我真的要回去了,希望我生活美好的部分在等着我。现在我处在一个中间停顿的状态,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这是很难形容的一种复杂情绪,我跌进从所未有过的彷徨,我就像被小心翼翼地置放在狭迮盒子里的易碎品,我想过如何改变形状和尺寸,使得我能在这小小的空间里稍微舒适一些。
    这是一个非常低劣的夜晚,我的思绪散漫,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我感觉完全是独自一人在这个世界上,希望能够脱俗,甚至需要被宠爱;我想念旅行以及忙碌的工作,希望看到舒适的不断变化的风景。身边的人疏离,使我内心非常讨厌自己,心境萧条得就像这个国家如今正在陷入奔溃的经济,泡沫破灭了,万物都有一种垂死挣扎的迹象。
    我努力使自己的身体变成一个堡垒,但它却无法成为一个堡垒,我无法做到事不关己的冷漠,它并非不可渗透的,那些让我最担心的事情往往戳在自己最温柔的部分。每一次所见所闻让我离开快乐,心中有那么多的悲伤。每一次希望的破灭让我离开憧憬,我想像它的可怕,而现在,我感觉自己将要离开“我想成为我自己”的美好愿望和理想。
    看到《新晚报》头版所谓传播“正能量”的新闻消息,一位百岁老妪在街头摆摊卖菜养儿。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正能量,是让我们从老妪疲倦失望的眼神中获取一种励志的能量吗?经济和文化、教育都出现严重问题,失业率攀升,经济低迷,社会道德滑坡,很多地方已陷入寒冬,我能理解这个时候急需强心针般的正能量来引导我们看到温暖和希望。遗憾的是,在一个文化沦丧和道德危机的国家,大概没有什么正能量的事物可以示人的,百岁老妪街头卖菜养儿可能对他们来说是最激励人心的事。我认为这就是一个笑话,中国既然有那么多钱都送给外国,为什么连一个百岁老妪的悲伤和苦恼都解决不了。
    或者说,要感谢国家给予我们所有美好的一切,不至于让我们像那位买菜养儿的老妪一样悲惨,我们的运气那么好,要知足知止,不要怨詈国家,不要妄议政治,不作任何非分之想。可是我厌倦了所有的悲伤故事,它会无休止地拖累我,成为一种心理负担,让我怀疑价值,它让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衡量运气。
    我真想抽世界一个耳光。
    这个国家明明文化不行,却非要说文化大繁荣;明明经济不行,却非要说经济大发展;明明教育不行,却非要说培养出人才济济。我们摆脱不了国家机器无羞耻无休止的宣传和一切操纵以及灌输,让我们能够理解和认识的事实非常局限。The rules are simple: they lie to us, we know they’re lying, they know we know they’re lying, but they keep lying to us, and we keep pretending to believe them.
    时至今日,共产主义只落在纸上,中共在政治主体守常不变,尽管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复苏,建设繁荣,事实上主体是依赖出卖地皮和地下资源获得成功的,基本资源究竟有多少是全人类要面临的严峻问题,它是不是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的?显然没有什么物质是无穷尽的,仅依靠采掘基础资源无疑是危险的“拔根”,经济这一问题似乎已经解决,却带出许多新问题,换来虚假的繁荣。坚持乐观主义的政府好像不担心自然资源终会殆尽这种问题,他们会将希望寄托在科学那里,认为科学总会解决出路。而技术进步确实会带来可观的收益,但是好处往往是前人近水楼台受益多多,后人镜里观花所获极少,甚至还要收拾它所造成的混乱和残局。他们不考虑科学是否坚持自觉而正确的方向,能否保证其发展有利而无害,以及大自然的自平衡系统不受影响,环境是否有能力够适应人类这种干预,是否能够满足人类疯狂的掠取欲望。
    中国似乎穷怕了,穷疯了,因而急需要不惜一切代价摆脱贫困带来的压迫,以期见到天日。一味追求物质财富来获得满足,我看还会将戒备和防范、高利剥削、贪婪榨取等实利主义奉为立本信条,因此她忽略了传统文化和教育哲学(Educational Philosophy)这些迫切的问题,甚至有些故意而为之,他们不相信只有以爱财为可耻、以投机为不端、以贪恣为邪恶的文化道德和传统原则来抵制人类自私动力才能使国家的经济得以健康和稳妥的发展,于是利用发财致富是人的天性而忽视文化传统和素质教育,他们表面主张排斥西方文化的侵蚀,暗中却为国人媚西而感到欣慰,沉沦于倾轧与嫉媢之中,任由人疯狂的贪壑推动现代经济的发展,这就是现代经济扩展而形成泡沫的根本原因。
    在社会整体不合理现象越来越多的时候,政府似乎已经意识到变革的必然性,从上到下的反腐和整风运动明显可见,但是政府似乎还没有一个系统可靠的对策,没有寻找到一个可以应对在革新之后产生的新问题的解决办法,社会体系要发展,要效率,要稳定,取而代之的替代目标一直是理论性的空谈,任何指导观念如果没有明确落实的具体性,那都将成为谎言。
    经验社会学的方法论也解决不了问题,它有很多片面性的东西,专家提出要解决的办法首先以考虑政治集团的利益出发,他们所分析的社会状况与实际社会的状况不一样,所以也无法证明自身的真理性,这种情况下,方法越多越糟糕,政治越治越乱,社会矛盾不可避免的涌现出来,而对于上下级政府来说更难有作为,因为脚不知头是如何想的,脚要走路,却不知头想去的地方,即使有明确的指令,贯彻下来却要花费漫长时间,而且收效甚微。
    我不想再说在中国没有正真意义上的信仰这类话题了,因为那是事实,也是老生常谈,国家和国民对此都心照不宣。中共领导下的党员干部大多都不会将马列奉为自己的笃实的信仰,否则就不会出现那么多一边信马列,一边信鬼神的官员,身为党员却不信仰党这是普遍的现象,他们信奉一条不变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贪图权利,在位时能升官发财,多多益办,退身也不失做个富家翁。我能说这是普遍的实际的情况吗?如果当权者都怀疑自己的信仰,那么他能为自己的信仰而战吗?
    其实如果愿意的话,任何人都能在自我之中抑或之外使我们的生命活动与真理和爱之精神普遍结合,并发扬光大。真理和爱之精神即是灵性的,而自私的情感和欲望或是肉体的,实际上人的自私和欲望使自己经不住物质享受的诱惑,一般都倾向于竭尽全力来拗阻让这类精神得以光大这一相反命题,而使那些疑鬼疑神的无信、内在分裂的状态以及自掘坟墓的愚昧风行一时。如果不存在这种灵与肉普遍的结合,我们容易将自己闭锁于唯我荒凉的自由意识之中,我们就不可能对自己所做的工作有真正意义上的贡献,而我们所谓的贡献只是一种单纯的条件交换,比如我们用力完成它是为了求取物质回报,但我们并没有用心,这种用心包含太多意义:价值、良心和责任,甚至对人和社会发展可持续利益的考虑。
   我们很少注意过对邻人的感情,人与人在伪装的环境中交往,没有纯庬的真情实意,情感陷入冰结,这难道是人类文明发展必须要经过的阶段吗?我不得而知,但如果人生命的意义若不是向善而向恶,不是向美而向丑,这种生命的意义有显现在何处?政客与富人以吝啬和怀疑的方式利用世界提供的的资源和财富,每个人都不愿意关心子孙后代的世界,他们只为和自己身边有关的人的利益考虑,甚至都不愿为自己负责,根本不去想是否对这个世界负疚,那简直太遥远了,但是如果作为一个贤者,谁能眼睁睁看着美好的事物以及世界走向毁灭呢?
    我听到很多关于言论自由的问题,媒体几乎都在播报“正能量”,可被赋予的如此多的“正能量”却没有一个能量是保护这项“权利”的。言论和思想自由对于一个知识分子来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但可悲的是我们没有这样的自由,更应该成为贤者的作家、哲学家、教育家都不愿成为这样的贤者,并且他们大多本身就在体制内,并遭济和习惯了最坏的诱惑。我见过几个本来很有思想的作家,他们的思想只有在相互熟悉的人聚在饭桌上才能体现出来,尽管这样也免不了言出祸随的悲剧,接着遭遇被逐出体制,夺去工作的厄运。所以,当我谈到知识分子和作家、教育家、哲学家都应该对世界有所担当时,他们认为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他们这些人不应该有此想法,那些手握权力的政客和挥霍无度的富人都没有这种担当,他们这些知识分子能担当什么?更不应该把“担当”视为他们的一个问题。
    这是一种无奈还是一种怯懦的无能?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可内心却有如此多的令人难以置信的低劣。
    是的,我们都想逃避,这要比说再见容易。我们也许不该有担当,不该有立场,我们在幻想中高飞,在梦游状态中沉沦,直到发烂发臭。如果连一个享有巨大声望资源的知识分子都尽不到自己的责任,唯利是求贪图安逸,这究竟算什么?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真实,只是我不断地在下跌直至更深。我很沮丧,没有安全感,对于别人来说我做了一些可怕的选择,我做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知道他们会说我这是在惩罚自己。
    我亲爱的世界,我会说实话,我知道会面临什么可怕的事情,但我还是做了。我想这是不可避免的是吧?而且不管怎么说,这不是你的错,大多都是我们的错,感谢你赐予我的一些磕磕绊绊;我很彻底的迷恋你,给你完全的爱。我想探索每一个角落,以及你隐藏的每一个美丽的地方。我还想看看那些肆意践踏你的人,我想探索的海洋,山脉,森林,还有让我无比敬畏的天空。
    在这样一个的时代,我的生活就是一个烂摊子,我总是不敢说。
    我很高兴,也许在这样一个世界我不觉得自己应该得到幸福。
 
                                                 
2015年9月21日于西安

  评论这张
 
阅读(2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