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殷谦:女权主义   

2015-11-15 11:13:22|  分类: 杂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遇到一个愤怒的女权主义者,她告诉我在这个世界,男人之间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争夺,而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庸。她告诉我有人有不顺心的事会迁怒于人,有人娶错了人而会憎恨所有女人,有人进步太快了会遭遇嫉妒,有人需要改变而他不会听从你,有人需要帮助而他只学会拒绝,有人长得太俊俏也是一种罪过。她告诉我,她们应该得到更多的,应该得到所有人艳羡的目光;男人应该倾其所有使她们微笑,让她们幸福;她们应该得到更多关注,好像她们就是一个奇迹,就像她们是光;她们应该得到爱,男人们愿意为她们努力;她们应该得到与男人同等的权利;她们应该站在世界之巅,站在男人的世界之巅;她们永远感觉不到孤单;all i want is to love and be loved,如果你不爱她就应该让她走,帮她一个忙,也帮自己一个忙;如果你不能爱她,你要给别人来爱她的权利和机会,为什么男人都做不到这一点?……我说你说的这些也许都没有错,不是男人都做不到,只是你们没有遇到你说的那样的男人,男人也没有遇到你说的那样的女人,除了这个我还能说些什么呢?and for that, I can never forgive myself.
    你看,我理解其背后的女性主义的想法,并认为这是伟大的,如果它能够实现并正确的执行。女权主义背后的整体思路的核心是针对男权的一种“革命”运动,但这种“革命”似乎是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
    从我对神学(Theology)研究的某种角度来看,基督教神学和释经学在这方面固执的认为女权主义就是一种现代女性或女性无神论者对上帝的忤逆,对自然界的叛离,是对造物主上帝的悖嫚亵渎和大不敬。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从基督教神学(Christian theology)研究的结论而言,女权主义与基督教教义是抵牾的,我们从圣经中发现人类起源说,神是按照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 注意上帝造人的顺序,造物主先造出男人而后造出女人。圣经神学诠释《新约圣经》强调男权:“起初,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因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哥林多前书,11:8,11-12),这里说的是神造了亚当,而夏娃却是神取亚当的肋骨造出的,所以,《新约圣经》再次强调男权的重要性:“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哥林多前书,11:9),照此说来,神也认为男女有主次之分,就如自然有阴阳之别,太阳和月亮不能同日而语,虽然它们都非常重要,然而月亮再亮也始终盖不过太阳的光圜。
    我认为《新约圣经》并不是过分强调男权,仅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看,它只是说明了上帝造人有男女前后和主次之分。我们再来看《旧约圣经》:“造亚当使他修理、看守伊甸园”(创世记,2:15),“造夏娃因为那人独居不好,所以神造夏娃来帮助他”(创世记,2:18),看来神造人的时候并没有歧旨和偏见,他的本意是创造出平等的男女。但是亚当和夏娃经不起那条狡猾又聪明蛇的引诱,偷吃了生命树上的禁果。你也许会问我,既然上帝不希望亚当和夏娃吃那禁果,以上帝的万能为何不加阻止?我可以告诉你,上帝实实在在的阻止了,但他晚蛇一步,当上帝试图卡住夏娃的喉咙以阻止她咽下禁果时,夏娃的禁果已经滑到食道里了,上帝的伸出另一只手卡住亚当的脖子,使禁果没有咽下去而停留在喉部,《圣经》释经者诙怪地说男人天生就有喉结,而女人没有喉结,这就是上帝干预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的结果。
    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这等于潘多拉打开了宙斯给她的神秘的盒子,人类世界自此而开始,而人的本性和世间所有邪恶都显现了——爱恨,虚无、贪婪、嫉妒,诽谤、痛苦……就唯独没有希望。上帝震怒,对蛇、男人和女人作出公平而严厉惩罚,其中有一条就是为什么人类世界建立于男人比女人有更多特权的父权体系的缘由,夏娃先吃了禁果,上帝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女人的原罪更重:“女人怀胎的苦楚加增,生产时要受苦楚;要恋慕丈夫,及被丈夫管辖”(创世记,3:16),这是上帝对女人的惩罚,这个惩罚是人类不可抗拒的而且是永久的,直到“末日审判”的到来,对宗教来说,似乎是因为女人的“自作自受”才失去了本应该与男人同等的权力。
    在人类起源说这一方面,世界的宗教和神话传说几乎是相通的,这也是值得研究的神学课题,为什么宗教神话中都提到了神造人以及大洪水的事件,比如西方的诺亚方舟和东方的大禹治水。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人类或者说中国人是女娲抟土而造的,不同点是女娲造人是男女同时造成的,好像没有先后之别和主次之分;由于是女娲造的人类,所以在中国女娲被尊为人类始祖,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是母系氏族制社会,以及到新石器时代早期的母系氏族制后期,虽然说母系氏族社会的形成是由于女人在社会经济活动中取得主导和支配地位,但是这也许和女娲是始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至今世界还有很多民族仍然有母系社会的影响。
    我在思考女权主义者究竟想要什么权力?是一种殊别于男人的权力吗?我了解大多数女人面对生活中的困难,难免怨郁,可是这个世界上女人不是唯一的人,男人同样面临着很大的障碍。性自由和平等、性解放是女权主义者强调最多的议题之一,她们很困惑为什么男人可以搞外遇而女人却不能?这里无关“能不能”的问题,按照道德伦理来说无论男女在这个问题上都不能,性自由会导致很多社会问题,比如毒品、艾滋病、犯罪、卖淫的滋蔓,而女人除了拒绝滥交和性放纵,并无有效的办法预防比如艾滋和性病这类问题。女人不是不可以有性自由,而是要有不抵触社会伦理道德的健康的性自由。
    女权主义只有在没有男人的世界,或者只有生活在西游记里描写的女儿国那样一个没有男人的国度,女权主义才可能成为现实。原始公社后期认为女人不应该在家庭中占有主导地位,故而有“牝鸡司晨,天下大乱”之说,他们无法忍受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认为以父权和男权为主是遵循自然,只有如此这个世界的一切才是合理的。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真理,谁说女人无权当老大?但是武曌和慈禧的时代仍然是男权社会,英国女王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和韩国总统朴槿惠的上任并没有改变仍然为男权国家的事实。另一个事实是女人相对男人来说柔弱,而男人则阳刚,如果男人动辄哭泣就会被女人嘲笑为软弱,并会愤怒的质问他:“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从此角度来看,女人大概希望男人应该像男人,她们也许希望被男人征服,这就是“上帝造人”时赋予女人的天性。
    女权问题在经济和文化教育贫乏以及一些遵行极端传统观念和以宗教教义治国的国家尤为明显,非洲以及南非是重灾区,我们中国尤其在北方贫困地区也不例外,在一些法制不健全或司法不独立的倾力于以意识形态的国家,女权问题很突出,甚至于“男权”也仅限于自己的家庭内部。一个不尊重人权的国家探讨女权和男权问题有些不切实际,也只能成为乌托邦式的概念化的东西而已。
    家暴不仅仅是女权这么单一的问题,也有男人遭遇包括暴力在内的不同形式的家暴,它不同“大人欺负小孩”这么简单,它是犯罪行为,无论男女受到家暴都应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与强奸事件相同,男人强奸女人是侵犯女权,那么女人强奸男人也不是个例,难道不是侵犯男权吗?在中国女性强奸男性无法可依,我们能否说这是男权问题?需要强调的是,这是法制健全与否的问题,而不应该单纯的认为是“女权男权”的问题,如果没有法律的保障,一个人除了在不损及他人的情况下也许只有自残和自尽权利,别的任何权利都是空谈。
    在一个人权尚得不到保护的地方,任何乌托邦的权利观点都与事实没有关系,女权主义者倾向以“唯心论”的方式看待问题,她们总是先把已经发生的事转变成一种概念,用道德化观点衡量并重复讨论“对与错、好和坏”的话题,诸如意外、偶然、非连贯性事件都会成为她们进行女权革命的口实,她们忽略普遍人权的问题,本能地将自己视为弱者与男权对立,强调和维护女权。
    暂且不论人的本性或社会心理学,让我们从人一般性心理常识来谈这个问题,无论男女只要拥有大量财富或者权力,他们就拥有很多权利,很少考虑女权或男权这类问题,因为他们可以轻松享受到所谓人的“基本权利”,在某些国家,普通人或底层人无法享受到基本权利,无法获得个人和心理(补偿)方面的私有财产,所以在日常生活环境里感到恐惧和压力,矛盾自然而然地爆发出来,女权或男权的概念就会日益生动地凸显。除非人类都成为机械人,毫无感情可言,否则无论男女如果都能在社会中享有人的基本权利,那么男权和女权的概念将会淡化甚至消失。
    我们目睹了所有的女权主义者偏宕的复归(包括极端的女权主义群体),她们的立场和观点也不是绝对正确的,并且也只有在集体运动中才是有效的,她们游行呼吁女权,回到家温柔体贴地照顾丈夫,教育自己的女儿应该如何懂得教养而使自己更像个女人……一切就像被我们误读一样。她们一边以怨咎的态度和他们对话,一边又不愿意承认各自迷恋上对方的事实。极端的女权主义群体值得所有人警惕,她们对历史和悲剧单纯无知,对传统伦理说教过于苛责,集体力量随时会演变为极权的斗争,如同恐怖分子会对他人造成极大威胁。
    男权、女权什么权也好首先是建立在人权基础上,如果连人权都存在问题,谈别的什么权都是非常幽默的事情。在中国,女权和男权只是一个概念,权力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男人和女人一样没有太多的权力,生存、发展、人身自由、民主、经济、文化、社会等等权利在中国还属于权力阶层的特权,实际上我们都不曾拥有,又谈何女权和男权?
    一个有趣的“阴盛阳衰”的普遍现象已经露出端倪,实际我们这个时代大多数女人还是强势群体,反而男人成为弱势群体,以大多数家庭来说,男人在社会经济活动中主导,女人则在支配,这不是一个明显的事实吗?至于那些挨揍的被欺凌和被压迫的女性只属于少数家庭,只怪她们错嫁二愣子,那只是感情和婚姻选择上的问题,是相互是否理解和尊重的问题,而无关于男权和女权。
    权力属于强者,女人并非没有与男人同等的权力,除非你自身能够强大起来。
               

                                       2015年11月14日于北京

 

殷谦:女权主义 - 殷谦 - 殷谦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