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殷谦:我真想抽世界一个耳光(一)   

2015-11-01 15:42:42|  分类: 杂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常见有那么一些人自以为无所不知、高人一等的本领,也许除他自己以外别人却看不出来。一个把自己看作比圣人还要完美无疵的人是自傲,事实上只要是人即使圣人也不可能是完人。人一生都是一个成长的过程,除触犯法律或原则性错误之外,其它的错误也仅仅是字面上的意思,错有错的初衷,初衷有好有坏,应当择情而论。常说犯错的人就是傻子,殊不知一错不犯的人才比较容易成为傻子,因为一个从来没有过错的人严格来说是不可能成长为健全的人。问题是我很想知道世界上有没有一点错都没犯过的人?
        我不可能是完美的,甚至有很多难以启齿的毛病,比如愚笨、恃顽、无知。这也是我常常在反省自己的过错的时候感到恶心的原因,我清楚自己做过很多错事以及不该做的事,可是事已至此,只能想重新来过尽力挽回了。我对自己甚至是苛求的,可能无法做到完美,但我希望我犯的错误能够减少一些。尽管这样我经常受到训诫和指摘,有的人俨如圣人般的姿态,劝善规过,口似悬河,我认真的听仔细的想,看着他表演滑稽的模样,想象着这种口谈道德而志在穿窬的人是多么可憎,这可兀的让我焦虑了好些日子,有时甚至会愚蠢的思考如何能让自己成为完美的人。
  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抱怨,尤其是在自己身处逆境的时候。偶尔遇到一个好心人说,没必要自怨自艾,你是才高运蹇,如果不能呼吸,那就决然离开,找一个能够呼吸的地方。本以为可听到一些高谈阔论,然而什么都没有,而那种市侩气息倒是浓烈,当我遇到他那种狡黠的目光时,我从未在他的瞳孔里见到过自己的影子,于是我认为他大概是颠倒干坤的人,我一直想问他是如何呼吸的,但我直到离开座位也没有说出口。
        那一天,我在另一个城市。独自一人在酒店房间为我的心脏解压,它需要很多的安慰才会平静,我渴望更多的东西,因为有些事情已经超出我能理解和认同乃至包容的范围,我认为一个人的精神需要不断增殖,我绝不会顺从于圆滑世故,绝不会屈服于那些试图扼制积极而有益的思想的权威。我仍然能够保持对抗的姿态,这样我才能有独立的思想,以及健康而正常的精神生活,我全力将自己与那些动物区分开来,也许我很软弱,所庆幸我还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我在这里经历了一些人和一些事,倍受打压和欺辱,缘由我竟然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外乡人,而且我这个“才华横溢”的外乡人在他们的地盘上“兴风作浪”,让某些自以为是的人无法忍受,以至于坐卧不安,他们希望我离开这里。我深谙自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外乡人。他们手中有的是权力,无论我想做什么都必须经过他们的允准,否则就要面对羁锁,他们会否定、压制,甚而损害我。他们的内心和他们的衣服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颜色,我必须做到谦卑和恭敬,必须顺从他们的意愿,必须努力巴结并融入他们,否则我在这里的命运大概不比一条流浪狗好到哪里去。
        我从来不谈钱,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我不在乎钱,我不会尊重它,我谈生活,谈文化、谈女人,我谈创造,我从来没有谈钱,钱不是我迫切想要追求的,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就是狗屎,虽然我很多时候需要它,但是我没有,我给不了你这些。我自认为有缘来到这里,只是希望做一些有益的事情,自私一点说我希望自己的生活更具有重要性。然而他们大概是想让我去别的地方做一些事,而不必在他们的地方。
        我试图说服这些绊脚石一样讨厌的人能够默许我的愿望,显然我失败了。他们大概只会数钱,并没有兴趣关心我的愿望以及我要在这里做的事。只有那些人性被扭曲和异化的人才会唯利是趋以及崇拜权力,并且把它当作人生奋斗的唯一目标。即使攫取了金钱和权力,但他们仍然是精神上一无所有的穷人,他们不了解价值意义,是不了解人道主义和自由的真谛的原始人,他们脱离不了物质世界的桎梏,是本质上被物欲所蔽而受其奴役的人。 
        六月认真看了一部电影《最后的苏格兰王》(The Last King Of Scotland),说实话我被它吸引而深深震撼,在接下去的一个下午,我想象并思考着那位乌干达的伊迪·阿明在独裁时期所做的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像想如果我是James医生,我将要对他说些什么不同反响的话。我着了魔似的把脑际中一幕幕画面从头到尾回放一遍,又倒回来放一遍,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电影,它的伟大之处就是在于它如何努力的诠释电影艺术,并且我一遍又一遍地仔细修改着剧情,直到我将所有我想对他说的话都说了出来。电影有些情节多么似曾相识,若即若离,我努力想置身事外,但它总是让我感觉就好像身在其中。
        权力是代表大众的集体赋予某个机构或个人的领导和支配力量,它的宗旨和核心显然不是对抗大众而是服务大众的,倘若权力的出现是为挑战人的信仰或良心,那么这种“权力”就是可怕的暴力。实际上当人这个怪物一旦拥有权力这个东西,就很快与自己的灵与肉、血液、细胞,甚而基因都融镕起来,到手的权力是斩妖除魔的利剑,同时也七情六欲的温床,可怕的是在没有切实的权力监督的状况下,大众最好祈祷他是一个善人而非恶人,否则等于将枷锁和屠刀交付他们手中,被人们常常嘲笑并视为迷信的“命运”在这个时候才显现出来。
        在民主真空以及人权匮乏的时代,握有绝对权力的人更容易成为恣睢暴沓的独裁者,有权就是任性,他甚至可以领导整个权力集团对付民众,大屠杀、大饥荒、大革命等等,自古以来这种境况不胜枚举。我看过国内很多有关帝王宫廷之类的电影,它们的精神境界和思想远见与《最后的英格兰王》无法比并,国内的“帝王之影”给我们不停灌输要绝对服从至高权威,要我们崇拜权力,让我们在权力面前无条件叩头下跪,编剧和导演分不清崇高和卑下,分不清伟大和渺小,分不清伟人和暴君,面对权力只有仰望和歌颂,表现出他们的愚昧、无耻和无知。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怕与任何一个有助于事业的机会擦肩而过,我不惜放下我所有宝贵的时间尽力做到有呼必应,我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热情的电话和讯息,事实上我就像一只珍稀动物一样被牵曳着东奔西跑,见过很多“有钱”人,以及一些或许可以成为我生命中的“贵人”的人,他们用好奇地眼神观看我,用粗鄙的语言试探我,我频频举杯,陪他们谈笑,我就像一个落难的妓女,为了生存而准备随时满足他们的需求。直到酩酊大醉,我感觉眩栗……承诺变成漫浸的烟气和空荡的酒觥,最后披着冷风孤独地回家,恶心呕吐,枕着一丝希望入睡,醒来依然一无所有,世界那么大,而我的空间却那么小。
        最近我一直很亏待自己,在公共场合有必要的时候我必须伪装,否则我就会看到一双双大眼睛是如何凝视我,我会想人们怎么看我这个问题。我以为我拥有的那种能力已随风而去了,未留下一丝一毫的踪迹。在凌乱的书桌前,我习惯了斜倚在靠背上闭上双眼,聆听龙头滴落的水敲击在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这是一种苍凉孤悴的雨声,这种声音常常将我带回到我曾经熟悉并拥有过的一部分的生活。
        冬季对于农家来说是储藏东西的最佳季节,我还能记得去年冬天的一场风雪乱舞之后,庭院里便出现一条白绒绒的毯子,灯光透过镶着玻璃的窗棂映彻出来洒在毯子上,寥寥寒星闪烁,从这个季节适合灵魂与肉体的沉淀,它能使躁恣难安的心宁静下来,这样的季节我可以认真思考或者专心做一件事,如果我在城市中碌碌营营太长时间,我甚至可以选择在这个季节隐隩一段日子,我就像一只精明的候鸟,无论命运将我置身于何种环境,也许我会经历短暂的迷失,但我从不会方寸大乱,我不会放手,如果我想遏制环境来改变我,我必须保持清醒和对抗,事实上我从来就没有自不量力地想要改变他们,但我能保证尽力让自己与周围的一切有一个明显的界线,我睡在干净的床上,我试图抓住事物的轮廓进而弄清楚它的本质。
        我发现自己与理想和生活有点脱节,有点不伦不类,我竟然是那么平淡的,丑恶的,令人讨厌的,每当我需要停下来梳理我的日程时,发现它们都是一些毫无意义和价值的东西,它们耗费我的时间,消磨我的意志,虽然我知道我这样生活在底层社会的人无法脱离俗囿,但是我没有想到它的侵蚀如此强大,以至于使我坠入俗不可医的生活,这让我一度感到恐惧和沮丧。
        当今的世界是如此丑陋,我已经习惯看它狰狞的面孔。当我被驱逐出适合于生存的特定的圈子,我的目光更加锐利,心智更加豁如,听惯了嘲弄和谎言,而我的脸颊温暖,每天早上我都要打乱思绪,然后重新组合,我试图从纷乱中剥离出明晰的让我触动的东西,并寻找出正确的答案来指引我,让它轻轻萦绕在我的手指之间,直到它可以适合握在我的手掌。
        要行动,不要只是心动。我必须尝试,I’m still standing.我需要再次站起来面对这个世界,因为世界不会停止转动。        
        也许我真的该离开了,回到我曾经度过的所熟悉的生活。
 
                                                  2015年8月23日于雁北
  评论这张
 
阅读(22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