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殷谦:需要一种爱  

2013-12-29 13:08:07|  分类: 棒喝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诞节的晚上我有一个很好的睡眠,而大多数人还在午夜狂欢,我不知道他们在狂欢什么,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想到了那个受难的耶稣。
    我有很长时间没有像今天一样认真地说话——我想这些话在这个时代几乎都不能算作文字,更谈不上是写作,因为他们不会认同,他们所认同的是能够消遣和娱乐并能足以刺激肉体感官的东西,显然这种东西就如毒品和酒精一样能让他们获得短暂的快感,哪怕是一点点他们都会感到无比享受,他们是善良的,这个国家的人民非常温顺,他们甚至不需要太多的东西就能满足。我承认我无法做到,甚至都没有能力去做这样的事,尽管这种事情是一贯研究并实施愚民政治的当局所喜爱的,他们多么希望人们能够在享受这种短暂的快感中沉睡,并设法来延长享受的时间。有时候我感到很欣慰,至少我觉得我已经解脱了,成为了一个完全区别于他们的人。
  当世界变得越来越现实并不可理喻的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一个多么愚蠢的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闷声发大财,并将此作为他们的人生信条,我相信他们对自己的人生以及未来都有着准确的判断力,几乎可以闭着眼睛就能够快速地瞄准画着目标的靶子。而我只是坐在某一个地方,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孤寡老人看着每一张快乐的脸庞。而事实上是,我越这样,我就会越来越对我自己感到恶心。我的内心开始非常痛苦和不安起来,面对一个充满诱惑的精彩的世界,我是怎样感受到有一种东西从我身上消失,依然是那种我似乎无法名状的东西。我怀疑有些人说我是神经病是因为他们看到我表现得极不正常,那么,有时候我会想,我是不是真的病了?我很痛苦地转换了自己的思维,而后考虑下一步我应该做一些什么事情,我好像已经不能利用我所擅长的一面,我觉得我曾经拥有的那种能力已经随风而去了,没有留下丝毫的踪迹,我是不是已经变成一个毫无用处的人,当我周围的人向我投来怀疑的眼神时,我极力地克制着自己,尽量使自己能够保持平静,继而看上去像个无忧无虑的人。
    也许我已堕落很久,所以我不愿意尝试着再投入到堕落中去,在无助的时候我也会想起一大群我所熟识的人物,对于我来说,获得一份他们所认为的体面的工作太容易了,他们有能力帮我找到一份那样的工作,可是我却没有一点兴趣,我坦诚地说我喜欢文学和学术,但这个世界似乎已经不在需要真正的文学了,于是我决定放弃写作,尽管如此我仍然可以去做其它的工作,就比如现在,我正在零下十二度的野外欣赏着这个冬季最美丽的风景,我的身后是一堆堆准备装卸的木材。我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只要我不停地去做就会得到生活必须的薪水,我和这里的人们一样感到满足,因为这薪水使我能够养活一家人,幸运的是我不必像大多数人那样做那些低贱而粗野的工作——他们自认为他们非常优越,那种奴性使他们获得了舒适和安逸,他们可以买到他们任何想要的东西,我知道他们是快乐的,当他们在弥漫着雾霾的城市的温暖的大房子里睡醒的时候,我已经站在白雪皑皑的旷野中呼吸新鲜的空气。
    新闻上说有好几个贪官落马,我周围的人非常兴奋地谈论这件事,就像看到了希望和曙光,但这究竟是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因为我知道那太多了,而他们不可能都全部落下马来。这个国家最大的问题并不只是腐败的问题,而是文化沦丧的问题,而造成这个问题的正是掌握着政权的人,同时他们还掌握着巨大的财富,他们操控着一个国家的社会规则,骋嗜奔欲使他们变得非常可怕和疯狂,于是他们成为失去法律观念和理性意识的、放诞不羁的自由人,严重损害了他人的和公共的利益,尤其在社会转型和市场经济的复杂情势下,他们的唯一目标仅仅是积累物质财富,而忽略了更多比金钱更为重要的东西,人性的扭曲和异化是信仰真空——通常他们不同意我这么说,那么温柔地说,这就是大多数人已经陷入坏的信仰中的结果,对物欲和权力的崇拜达到了巅峰,时至今日已经彻底进入到一个娱乐至上、利己主义和消费主义大行其道的时代,也许这样一个时代才是统治者认为的它是一个成功而美好的时代,一个非常适合人民大众集体做梦的时代。
    事实证明愚民政策的结果是极为糟糕的,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这个被誉为前所未有的文明国度内里是多么的愚昧、腐朽和野蛮,统治者不但没有将国人提升为具有现代意义上的能够真正理解人道主义、自由、民主、法律的价值和真谛的人,反而将国人沦入非人而不幸的境地,这个社会并未从本质意义上实现现代化,因为国人在很大程度上并未脱离统治者的奴役和桎梏。当然,那些闷声发大财的人并不这么认为,没有谁希望阻断自己的财路,他们将一切抨击和否定以及呼吁进步和改变现状的人视为仇敌,将这些“良知派”谤为西方走狗,他们害怕自己的美梦破碎,所以“良知派”往往被他们看成是不怀好意的“搅屎棍”,恨不得斩尽杀绝而后快。为什么拥有物质财富和权力的人在这个国家被视为令人艳羡的成功者和英雄?因为这个国家的人大多数都是表面上自由而本质上却被奴役的人,虽然他们拥有太多的钱,或者拥有极大的权,但实质上他们不过是表面成功而实际失败的人,尤其是那种在精神上和灵魂上的赤贫者,就像是那些让当下许多人都羡慕的土豪,似乎他们整个人都是纯金做的,但是他们越有钱,就意味着他们的精神水准越低落;就像那些成为阶下囚的富人和高官,他们狂妄且自大,很少能体验到真正意义上的幸福感和成功感。
    在这个国家探讨普世价值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很多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国家希望哲学家更多地关心现代科技世界与市场经济,而不是把精力放在研究和宣扬普世价值上——事实上人们通常谈到哲学家都会想到坐在象牙塔中的哲学教授,令人悲伤的是当今的哲学教授本身已抵挡不住种种的最坏的诱惑,他们背叛了自己,背弃了上帝赋予他们的使命的灵魂。对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家来说这无疑是对生命和创造的一种扼杀,除非他们将自己视为奴隶时才会去这么做,原因是他们不愿看到世界因失去生命力而崩解。而政治集团拒绝承认普世价值,更不会去宣扬它,他们希望科学家和经济学家等各个领域的专家来扮演好哲学家这个角色,他们要告诉民众,所谓的普世价值就是火箭和卫星上天了,就是国家的GDP增长了,没有什么比这些更能有力地说明“普世价值”了,这种霸道的态度显然导致一个国家的发展将变得没有任何生命力,并且政治集团也将因为自我崇拜而变得病态和硬化,拒绝和反对普世价值就意味着扼杀一切生命,毫无疑问,这种价值是全人类的生存准则,也是一切生命的终极目标,它是生命的和一切真正活动以及创造的原动力。显然,这些在体制内享有特权的阶层是最痛恨这个该死的普世价值,他们虽然表面上宣扬人人平等,但他们内心最怕的就是人人平等。由于拒绝和反对普世价值,所以这个国家失去了文化和信仰这些珍贵的东西,因而也丧失了形成“自我”的可能性,所以当人们对自己的国家感到越来越陌生的时候,国将不国也将初露端倪。
    前不久我与印度哲学家德邦拉吉(NaDu Raj)讨论过关于哲学家在新时期应该担负的责任,他明确地告诉我现在的哲学家很少会想到自己要担负什么这类的问题,和各个领域的专家一样他们更多的是想自己能得到什么,在学术方面他们变得堕落和懒惰,不断地复制别人的思想,很少有自己的原创,也就是说他们不会去创造新的思想,尤其是当要对某个政治问题表示某种立场时,他们往往表现得非常愚拙,就像大多数哲学教授那样表现出轻率的精神。显而易见,他们自己不会走路却蔑视步行者,在自我幻想的天际中翱翔,却不愿再触及真正的事物,他们是无法意识到自我的忧郁的幻想症患者,所制造出来的是一种近乎梦游状态的纯粹的抽象观念,而这些正是为他们提供舒适与安逸生活的政治集团所需要的,为了充裕的物质生活,他们不再对自己的灵魂和良知负责。
    德邦拉吉一针见血,同时也友善地警告我提出了一个当下学术界人人皆知却不愿去认真面对的问题,不如不去理睬它。是的,不去理睬它,我该如何去理解,如果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而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世界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或许正是上帝的初衷,他是万能的造物主,如果他希望世界就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我们寻找生命的意义是极其可笑的,也许它本身就没有什么意义,问题是人类的智慧是无法获知上帝的真实意图的,何况人们根本就不相信造物主的存在。也许上帝难产或者“分娩”之后他就死了,所以我们也不必去探索世界发展和生命延续的终极目标这样一个荒诞的问题,于是像顺其自然、弱肉强食这样浅诞的思想就成为人类世界最伟大的真理,而它导致的结果就是今天这个样子,人性被兽性以及文明被野蛮所代替,这个世界被那些自以为是的、实际上以成为政治集团的奴隶之一的伪哲学家们搅得无限混乱,所以世界及其人类就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我始终有一个美好的愿望,那就是希望所有的哲学家以及科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这家那家的都有所担当,善用造物主赋予自己的灵魂和智慧来担负起改善世界的责任,要经得住种种坏的诱惑。这是不是十分幼稚?我还希望他们能将自己视为上帝不断派遣到人类世界的耶稣基督,虽然耶稣被人类钉死在十字架,但希望仍然有新的耶稣基督来完成他未曾完成的事业。哲学家应该肩负起建立美丽新世界的重大使命,应该从人的本身当中拯救人而尽自己的责任,不畏强权,拒绝利诱,虽然我们常常被戴上保守甚至反动的帽子而遭受非难,但对我们而言,相比上帝的无限爱抚和芸芸众生的希望,这些究竟算什么?堕落中的“大众”是迷瞪而虚伪的,我们应该勇敢将自我作为证人来对抗这些堕落的大众,从而拥有真正的普遍性——那就是上帝的光明和温暖。

 

                                                                                                          2013年12月29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320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