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殷谦:棉棉害了中国作协  

2010-01-13 07:34:51|  分类: 棒喝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棉棉状告google侵权的事我今天才知道的,上网看了看相关的报道,果然是声势浩大,绝大多数人都为棉棉或为自己而愤愤不平,群起而指责google“侵权”,其中文字作者占绝大多数。棉棉告google,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觉是非常可笑的事情,很多人似乎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凡听到“侵权”二字,就气冲牛斗,火冒三丈,跟着疯子扬黄尘,争先恐后地搅合进来声援棉棉。当然,如果真的被侵权,维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棉棉的这件“小事”本来就是不值得如此大动干戈,事实上也并不是像棉棉所说的给她一种“‘恐怖’的感觉”,更没有严重到使“中国作家就更活不下去了”的程度。棉棉这一次特别“反常”的举动,其实是和中国作协合谋的一场炒作而已,因为google收录棉棉作品的几段文字好几年了,之前也没见棉棉有如此大的动作。中国作协就更不像话了,建国以来就有的组织,对那么多维权的事从来都是视而不见,图书盗版猖獗了几十年,也没见他们维权过,这次总算为棉棉办了一件事实。
    如果非要说说其中利弊,而实际上很多作家都应该感谢google,正是google为读者提供“检索服务才扫描收录了这些图书,并且根据用户搜索的关键词只显示三条小片段的摘要”,让更多的读者了解作家的作品。说句难听的话,人家为你免费做推广,你却反咬人家一口,这算怎么一回事。我也有两本小说被收录,今天去看了一下,封面图因为这次“侵权门”而被屏蔽了,内容摘要也看不到,只保留了版权信息。说实话,google没问我要推广费,我就觉得不错了,从未想过问google要版税,更未想过去法院追讨稿费。而棉棉小题大做,过气了几年,想借此机会复出,因为知道自己的力量不够,证据也不足以翻起多大的浪,所以拉上作协来一起闹,google出面了结此事,也算是给作协一个面子,好歹它也是中国作协啊。
    像棉棉一样靠“身体写作”的作家,中国作协为其维权,实在是一件既伤体面又伤尊严的事情。“身体写作”的作家的写作是一种迎合时代趣味、完全迎合市场的、被时代生活的阴影所遮蔽的消极的写作,这样的作品缺乏积极的精神构建力量,对推动人们的生活朝着更加文明的境界前进毫无贡献,反而有害。在这个商业价值主宰一切的时代,棉棉这样的作家和作品泛滥成灾,只追求码洋和印数,根本无视于道德效果和文化价值,它瓦解人的内在激情和生存意志,使人逐渐丧失对精神生活的敏感和灵魂品质,以及对现实生活的改造的冲动和质疑的能力。这些作家的作品不仅不能帮助读者体验到一种内在的感动和欣悦,不能帮助读者了解人生和认识生活,而且还引人堕落、遮蔽真相和制造假象,给读者一种心理伤害和精神杀伤,最终使人变得无耻和无知。中国作协大张旗鼓地支持并为其维权,只能说明中国作协成功地被商业价值俘虏,降下其以文学而高贵的身躯婢膝奴颜地向市场妥协。
    棉棉对自己获得“身体写作”的“名号”不以为然,竟然无耻地说“可能只有在发展中的中国才会有的荒唐的名号”。我不知道棉棉是不是中国人,爱不爱她的国家,作为一个作家,说出这样的混帐话已经足见其荒唐的了。是的,也只有棉棉这样的“身体作家”才能在发展中的中国生存的很滋润,那些“严肃的作家是无法真诚地活下去的”,而只有她还勇往直前、义无反顾地战斗着。仇恨和暴力、放纵和欲望,是棉棉这样的“身体写作”的作家最感兴趣的主题,他们缺乏将人进行升华性叙写的能力,这样的所谓文学作品在这个发展中的中国动辄就有近百万的图书销量,棉棉一边拿着读者的钱,一边一脸坏笑地看着她是如何把这群傻瓜变成白痴的,又如何把这群白痴降低为本能或兽欲的奴隶的。
    她不明白这个发展中的中国需要优秀的作家,以及伟大的文艺作品来积极发挥创导能力,不明白我们时代遍体鳞伤的文学需要站起来;她不明白真正的文学是向上提高人类的生活,更不明白文学是与读者的人格发展、道德升华,以及精神拯救等密切相关的事业。她不知道文学的价值和生命不是来自“肉体”,而是来源于精神世界,她觉得文学就是“性”的绰号、“欲望”的别名,于是把文学变成“身体”的奴隶,不遗余力地表现她敢于无耻的勇气和敢于堕落的潇洒,把文学降低为发泄不满、羞辱别人的工具,在欲望和情感的两极对立中,她总是将叙述的重心倾斜到前者,仿佛不渲染后者就就不能安妥自己的灵魂,就不够前卫不够先锋,就不能安慰自己的“身体”。这些作家从未怀着善念,从未想过把“爱”变成稳定的世界观。这样一个没有经历过严重精神危机和人生考验的作家,一个只知道怨天尤人、自哀自恋的恨世者,谈何发展中的中国。
    google本身就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就不该把棉棉这样的作家和作品收录到什么全球的图书馆。而中国作协同样也犯了一个愚蠢的致命的错误,为棉棉这样的作家和作品“伸张正义”、“声罪致讨”,就如同打自己的嘴巴。更令人伤心的是那些蜂拥杀来的无知的人,以“节气”之名声援棉棉,大有以“爱国”之名来为棉棉擂鼓助战、摇旗呐喊,这种集体性的、非理性的极端而狭隘的情感方式让人可悲可叹。
    中国的文学到了我们的时代已经面临死亡了,像棉棉这样的写作者,以狂欢的宣泄威胁着文学的规范性,以恣肆的粗鄙威胁着文学的纯洁性,如此情势下,我们的中国作协应该捍卫文学的尊严,而不是跟着他们钻进商业文学的聚光灯下倚门卖笑。中国作协应该发挥出积极的作用,对那些以文学的名义出版的读物用严格的尺度来要求和规范,来维护文学在读者心目中的声誉和形象,以此来避免这种被称之为文学的东西误导文学写作的方向选择,影响读者的价值选择和价值判断。
    在为棉棉的作品维权这件事上,中国作协真的让我感到失望,尤其是身为中国作协会员,更令我感到羞辱和不安。

                                                                                                                                               2010年1月13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320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