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独家专访:贾平凹谈电影《高兴》不高兴  

2009-03-12 09:53:30|  分类: 殷谦的砖头殷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家专访:贾平凹谈电影《高兴》不高兴 - 殷谦 - 殷谦的博客

 根据贾平凹小说《高兴》改编,由郭涛、苗圃、黄渤等联袂主演的影片《高兴》,讲述了农民刘高兴携兄弟五富进城打拼当破烂王的经历。原著中十分苦涩的情节,经过“鬼才导演”阿甘的妙手改编,加入了丰富的山寨歌舞和造飞机等诸多喜剧元素,由悲变喜,成了喜感十足的影片。由此看来,该电影已经违背了原著,对此作为原著作者贾平凹是怎么看的呢?他对电影《高兴》满意吗?对此,《TV-72》数字电视杂志总编殷谦与贾平凹连线,就电影《高兴》及贾平凹的部分作品进行了访谈。

 

殷谦贾先生,这里有个问题想听听的真实想法。有很多小说都是农民闯进城市的故事,比如二十多年前高晓声的《陈焕生进城》,那时农村与城市的隔阂还停留在表层,一个刚富裕起来的陈焕生闯进城市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味道。路遥的《人生》写了农村青年人的愤世嫉俗,及为改变命运而奋斗的理想。但有评论认为他们“都没有从深处去挖掘灵魂里的东西”。而也有人认为你的《高兴》以一个荒诞的故事做到了这一点。请谈谈你在小说中所写的“刘高兴”这个人,以及你对《高兴》这部书的初衷与想法。

 

    贾平凹:好的。《高兴》只是所有小说中的一部小说,没有特别的创作目的,虽然写过一些城市题材的小说,但我的小说一般都以农村题材为主的,让读者了解一个农村人到城市安身立命的奋斗历程是我创作的初衷,这是一部励志小说,我希望无论是城里的年轻人还是农村的年轻人都能从中得到一些启发,能通过勤奋获得成功,最终能高兴得生活。我写这部小说不仅仅是以荒诞的故事情节来取悦读者,人需要一种精神的支撑才能活着,而我所表达的这种精神就是小说中“刘高兴”的精神。

 

    殷谦荒诞的故事情节以及使人捧腹的描写都是你取悦读者得一种创作手段,那么你怎么看待有些评论家对你小说的批评,有评论家认为你的大多数小说是“嬉皮士”式的胡闹,是荒诞无聊的调侃,是小打小闹的情调,很难发现有积极意义的思想升华,你认为呢?也有评论家认为《高兴》这部小说对人物和故事的描写都很简单,很虚假,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你能具体说说“刘高兴”的这种精神吗?

   

    贾平凹:小说有教育和教化的意义,但它的作用只是引导,而不是洗脑,我通过有趣的故事情节来让读者认识到一种积极意义的东西,让读者自身去判断,去吸取有用的东西,而不是有意去灌输什么东西。荒诞无聊的游戏也好,调侃也好,只是一种取悦读者、吸引读者创作的手段,但也不能就凭我的这种创作手段而否认我的小说存在积极意义的思想升华。小说是文学的一种题材,它毕竟还是要通过写作技巧来使小说更精彩。没有艺术价值的小说就如一棵干枯的树,没有丝毫的生机,如果把小说家的小说写成评论家的评论,那还是小说吗?所以我不赞同有些评论家将我的小说定义为“嬉皮士”的胡闹。《高兴》是给普通的读者看着,不是给评论家看的,没有必要把小说写得很深奥,小说本来就是虚构的,不存在虚假不虚假的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只要读者欢迎,读者喜欢就行。我所说的刘高兴的精神,就是人生要始终抱有一颗平常心。

 

    殷谦你也认为路遥的《人生》“没有从深处去挖掘灵魂里的东西”?你觉得《人生》与《高兴》有什么共同点?作为小说,您认为这两部小说哪个好?

 

    贾平凹:我不那么认为,甚至我认为国内有少数评论家是不负责的妄加评论。恰恰相反,路遥的《人生》是从深处挖掘灵魂里的东西,无论是《人生》还是《平凡的世界》,以及路遥先生的其他的作品都影响了一代人。我和路遥都是从乡下走出来的作家,他是我的良师,也是我的益友,路遥是一位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要说《人生》与《高兴》的共同点,它们还是有一定共同点的,只是所占的角度不一样,《人生》是一部奋斗史,《高兴》也是一部励志小说,他们的共同之处就是提升人的精神,教人学会在艰难困苦中坚强不屈,努力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至于说哪部小说好,我认为时代不同了,读者的欣赏和认识都有所改变,各有千秋吧。《人生》是一部血泪史,《高兴》是欢笑和泪水组合成的,路遥写得是那个时代的生活,我写得是这个时代的生活,我自己不好说哪个好,哪个不好,我想,好与不好留给历史去见证。

  

    殷谦你的小说《高兴》读起来其实是带有一丝沉重与悲凉的,但电影《高兴》却是一部歌舞喜剧。导演把片子拍成喜剧有没有征求你的意见?

 

    贾平凹:他(阿甘)在剧本的改编时与我交换过意见,他有他的考虑。

   

    殷谦:你觉得这样是否能表达出你在小说中要表达的思想?酸苦的《高兴》(小说)与喜剧的《高兴》你更喜欢哪一个?

 

    贾平凹:不并不希望这是一部纯粹的喜剧片,就我的小说而言被拍成这样,就失去了某种深刻,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是不满意。要说我满意了那是因为观众看的时候高兴,对我而言也是一种欣慰。我理解导演的心情,我不关心票房,但我关心观众的感受,只要观众高兴就好。我把它们分开看待,电影是电影,小说是小说,电影《高兴》不能完全代表小说《高兴》,我也希望观众和读者能分开看待,看完小说再去看电影或者看完电影再去看小说,感受是不相同的。我喜欢小说《高兴》,它毕竟是完整的,而电影《高兴》只能说导演只取了一个点,这不能代表全部,文学作品的深刻是电影永远不能企及的。

 

    殷谦这会影响读者对你作品的看法吗?

 

    贾平凹分而看之,希望观众或读者都不要断章取义。

   

    殷谦把小说取名叫“高兴”,当然小说主人公叫“高兴”,快快乐乐的,但小说里“高兴”的命运并非这样。你这样取名有什么深意?

 

    贾平凹:我们这一个民族经受过的苦难太多了,在这种苦难之后都面临着一个精神重建问题,我希望《高兴》成为某一个地域或群体的精神重建的反映。阳光总在风雨后,人类无论要经受多么大的苦难,最终还是期望美好的,所以,“高兴”代表着这个时代的底层人,无论经受过多少苦难,最终还是要高兴起来的。如你所说,小说需要向上提升人,我不能将人物从苦难的深渊里拖出来再丢进苦难中,作家就是希望读者通过自己的作品看到希望,而不是失望甚至是绝望。

   

    殷谦多有评论家对你的作品展开批评,认为你的《废都》及其他作品大多数都写得很颓废,很消极,你怎么看?

 

    贾平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批评家的正确意见我都接受,希望不是那种恶意的批评。《废都》这部小说本身就是写颓废的一类人和消极主义者的,读者能从小说故事中的颓废和消极中走出来,那才是我这部小说的目的。

      

    殷谦有人说电影《高兴》不过是一地鸡毛,是茶余饭后的笑料,大概和冯氏电影一样,都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这样的评价对你这样的著名作家是不是有负面影响?你想过这个问题吗?

 

    贾平凹:我想过这个问题,我想读者对我和我的作品都有一个公正的认识和评价。

    殷谦迄今为止,你对你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部?

 独家专访:贾平凹谈电影《高兴》不高兴 - 殷谦 - 殷谦的博客

    贾平凹:《废都》。我对《废都》很满意,我后来的作品都没有超越这部的。

 

    殷谦之前有评论家认为《废都》是一部可以《红楼梦》相媲美的小说,看来贾先生也很喜欢自己的这部小说。不过,很多评论家对这部小说的争议还是非常大的,有人说这部小说很失败,它赋予人物堕落以及颓废,主要宣扬风流名士的一种消极浪漫的情调,它的成功全依赖小说中肆意的放纵和衰朽的颓废,也没有什么艺术价值,更致命的是这部小说太虚假,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观点呢?

 

    贾平凹:我对它满意,是站在我作为作者的角度,我没有说它能和《红楼梦》相媲美,这样的评价是给我戴高帽子。至于其它的观点我也不想辩驳什么,我姑且这么认为,本身思想的颓废的人在其中看到了颓废,本身心绪消极的人在其中看到了消极,我们要怀着健康阳光的心态的去读这部小说,去理解和认识小说中的人物。我是作家,我只负责讲故事,至于故事讲得好不好读者自然有说法,我写小说不会把我的读者都想象成一些尖酸刻薄的评论家,至于读者从故事中读到了什么,读者心里也明白,我想读者从小说中读出来的东西和评论家读出来的东西是有本质区别的,如果每个读者都像专业的评论家一样,那么专业的评论家就没事可做了。

 

    殷谦你认为未来中国农民该是怎么样的?刘高兴身上有未来农民的特质吗?

 

    贾平凹:未来的中国农民应该是具有高素质的,他们和城市人在生活上也许没有多大差距,甚至要比城市人生活得美好,因为他们骨子还保存着那份真诚和淳朴,刘高兴是这个时代新型农民群体的一个缩影,更是未来农民群体的一个缩影。

 

     殷谦你喜欢看电影吗?你的《鸡窝洼人家》、《野山》好像都被拍成过电影,《土炕上的女人》等数部小说也被搬上舞台,《病相报告》也在几年前就被影视公司买走。那么,在这些改编的作品当中,你最喜欢与满意的又是哪一部?你有没想过写剧本?

 

    贾平凹:我一般很少看电影,一来我没有太多消遣的时间,二来我对电影这种东西还是没有浓厚的兴趣。对我的作品被搬上银幕,这是让我高兴的事情,我也看过,只是想感受一下我的文字通过影视手段反映出来是什么样子,我也没有特别喜欢的。至于剧本创作,我想我不会去涉及,我没有打算今后还要做一个编剧。

 

    殷谦近年来,“山寨”文化流行,就连电影《高兴》也被称为“山寨”电影,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现象?

 

    贾平凹:网络上流行的说法吧?“山寨”文化就是草根文化,我觉得这种文化现象代表了新时代文化的崛起,大众文化还是比较贴近普通大众的,这是文化最终的发展趋势。我们都要正确看待这种文化,不管是文学还是影视,它们都是写人的,说人的,既然来自于人民就应该归还给人民。

         

    殷谦你觉得这个《高兴》影片能带给这些青年人的是什么?你期望这个故事能让他们感受到的是什么?

 

    贾平凹:让观众自己去感受吧,我希望他们不要消极,不要悲观,要像刘高兴一样健康的生活,这部影片只要能带给青年人快乐就好,高兴就好。

 

    殷谦据说你还要打算描写“刘高兴二代”?能跟我们简单谈谈下部书的构想吗?

 

    贾平凹:初步构想是城市年轻人向农村年轻人转型,如今就业环境不好,城市人应该下乡去锻炼,或者去寻找自己的事业,创业不已经就非要在城市,现在很多村官不都是城市里去的年轻人吗?他们有梦想,有追求,有报复,是新时代的先锋队。我想,我还需要酝酿,成熟了以后就会开始这部小说的创作。

 

    殷谦谢谢贾先生抽时间接受我的采访,我代表《TV-72》数字电视杂志祝你创作丰收。

 

    贾平凹:谢谢,也祝《TV-72》杂志越办越好。

 

  评论这张
 
阅读(14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