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湖南卫视张华立台长:请你公开向我道歉!  

2008-10-12 05:56:56|  分类: 棒喝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忙于工作或做工,没有多余的时间随笔。周日凌晨脸都顾不得洗,便来这里随便写点小东西。故此,是因为一件事情让我辗转反侧,心思纷乱,难以入睡。
    周六下午约好冰冰讨论一篇文稿的事,随知她出口就说“据说殷谦死了,这是怎么回事?”我倒吸一口冷气。问她据谁说,她回复说,其他人置疑你我可以不信,但是湖南电视台的张台置疑你,这就不容我不质疑了。想想也是,一个知名媒体的公正人物站出来公开宣布一个人死亡,既便不会像人民法院宣告一个人死亡那样直接让你在世界上消失,但对于一个原本活着的人而言,其带来的不良后果也是很麻烦的:比如我的亲人会惊惶失色,我的朋友会伤感悲痛,乃至给我的工作和生活都会带来乱七八糟的困扰。
    我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回事,9月25日湖南卫视常务副台长张华立先生在自己的博客写过一篇题为《乱弹30年之九:30年诗歌祭》的文章,大概像诔文一样的东西。其中被张先生哀祭的八位著名诗人中就有我,如其他八位诗人的名字,我的名字上也被加了黑框,张台长不懂常识,其实在诔文中此乃画蛇添足之举。惟独不同的是,受张先生抬爱,又“加封”了一个“小说家”的名号。原文如此:“2004年,小说家、诗人殷谦服毒身亡,时年27岁。”……张先生的这篇博文,那天被推到了新浪博客的首页相关位置,颇引人注目。为此,我找张先生沟通过,想叫他将写我的那段文字删了,随之而来的是张先生反而没删除那段文字,又在9月27日在那篇原文下郑重其事地加了一段说明:“我搜索“自杀的诗人”时,有以上资料,其中就有笔名北野的殷谦。但刚才发现博客名叫殷谦的朋友过来责我,大活人怎么死了?本应该删去,但为了纪念这个有点疯狂的资讯时代,保存更接近原貌……9.27”……这段“笑里藏刀”的说明文字颇有挑衅我的意思,说明文字起到了添油加醋之作用——本来我试图从他挖得坟墓里爬出来,这等于补了我一铁锹,又将我打回坟墓,手段何其毒也。
    其实我并没有因此而恼怒,因为关于我死亡的消息早在互联网上“遍地开花”,多见于网络论坛、博客,或一些不规范的网站,凡是搜索一下作家或诗人自杀的名单里总是有我的记录,百度一下就出现13500篇相关的网页。这个惊人的数字,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有很多人关注过我的生死存亡。也不知哪个挨千刀的,编造了一个有鼻子有眼的小故事,传我“为情自杀”:“在肯德基将毒药和着热巧克力饮料一起吞下”……也就是这个谣言,使得我这个大活人自杀的消息在互联网广为流传。大约在2005年至2006年这两年,我常能遇到几个认得我的人的那种怪异的眼神,后来也是出版社或媒体打电话询问我,于是我忙着邮寄身份证复印件,忙着搜罗可以证明我活着的证据,总之瞎忙刼刼了一些时日。时至今日,依然能遇到一些认识的人或不认识的人之验诘,我都无心也无力答复或辩护了。
    没想到又是死灰复燃。张华立先生的一篇博客文章又引来众多的人来询问我“死亡”之事,多是与我签了业务合同的,怕不放心,再三验证我的身份,不胜其烦。我大概看不起那些轻生之人,虽然我也有不得意的时候,但决不是遇到点挫折就去找死神。我的成长经历中确有坎坷和苦难,而我用对生活质朴的爱去包容它们,并且努力跨越它们。我有坚韧之承受能力,不会消沉不振,不会去自寻短志。虽然作为多愁善感的诗人之一,但我不会采取那种毁灭性、消极的方式去对抗个人的苦难。
    张先生显然不是始作俑者,他的诔文中提及的我原来是有“依据”的,张先生也不愿将那段“莫须有”的文字删去,他要纪念的不仅仅是那些已经死去的诗人,还有“这个有点疯狂的资讯时代”。我想张华立先生起码是这个“疯狂的咨讯时代”的活跃者,他在那段说明文字中写道:“向殷谦们致敬,向活着或死亡的诗歌致敬”,这个“殷谦们”是不是暗示,除“殷谦”之外的那七位诗人也是“真假莫辩”呢?或者说有两个殷谦,一个活着一个死了,只是难辩真假。看来张先生有些“惟恐天下不乱”的作派,喜欢热闹,喜欢搞一些热闹的事,湖南卫视近年来所搞的危害社会的“超女快男”,无一不是他的杰作,大概他就好行这种“歪门邪道”之事,这与他的职业也许有很大关系。
    作为湖南卫视常务副台长的张华立也是媒体界的知名人士,大概不会不知道什么叫做不负责任的媒体,也不会不知道什么叫做妄下雌黄的媒体人。尤其身为媒体人,更要对自己公开的言论负责,怎么能捕风捉影,信口雌黄?怎么能够这样的轻浮和浅薄?也许有一万个网民跟着疯子扬黄尘,那我可以不在意,但有一个知名电视台的台长公开信口开河,那就不得不让我引起注意了。张先生还故意加了说明文字,说什么“也有说一个叫张君的人冒殷谦之名周旋于世,真假莫辨”……这个说法本来就漏洞百出,张先生非要逼我怀疑他的智商。
    我可以理解张华立先生的心情,张华立怀着感悼的心情,怀念几位自杀的诗人的嘉言善行。但现在看来他的这种假慈悲、假悲悼是很可恶的行为,既不尊重死去的人,也不尊重活着的人,名义上是在哀祭死去的诗人,其实是诽谤和污蔑我。明明知道那些关于我“自杀身亡”的传闻是无稽之谈,而他却偏偏无中生有,把一个活人恶意编入死亡名单,试问这种怀念或悲悼是发自内心的么?怀念逝者是一件极其庄严的事,怀念一个人是因为发现他在精神生活等诸方面对人们的贡献,进而感谢逝者对人们的恩德,故而抒发自己对逝者的伤悼之情,而不是像流言家那样抖落别人的隐私,或像造谣者那样伤害别人。尤其是怀念那些对人类有贡献的人,更要有真诚的情感和尊敬的态度,怎么能轻心掉之?张华立如此恶毒和冷漠地去羞辱别人,反而清晰地显露出了他无比自恋的一面——自诩为诗人,自炫年轻的时候写过几本诗集,所以只有他自己才有这样的资格去为那些诗人撰写诔文,将他自己和那些诗人并列在一起,无非就是想告诉别人:“那些大诗人都死了,而我这个大诗人还活着”。
    这就算是我无奈之下的晚到的澄清,如果张华立先生能看到,希望能删除那篇祭文中关于我的那段描述,希望你能公开向我道歉。
    我之所以不及时回应张华立先生,是因为我不想被卷入如此妇姑勃豀式的流言蜚语里。


                                                                                                                           2008年10月12日凌晨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9448)|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