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十博士抵制于丹惹了谁?  

2007-03-06 19:00:34|  分类: 棒喝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超女”、《百家讲坛》主讲人于丹在北京签售新作《于丹〈庄子〉心得》时,被读者以“孔子很生气,庄子很着急”之言予以批评和抵制;据说次日来自中山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知名院校的十位博士又在网络上撰文呼吁“于丹下课”,让她“向全国人民公开道歉”。十博士何以要批判这位“学术超女”?因为他们发现于丹所讲的《论语》和《庄子》,都“只是借了古典文本的壳,但实际上很像速成教材,不仅偏离了文本本身,也给人造成了误导”,“把人文理论庸俗化和媚俗化了”。对于博士生们对于丹的批评,大多数人表示不能理解,指责他们的批评或呼吁毫无意义,并说:“于丹只不过讲解了一下自己对论语的理解,至于签名的那些博士,无非是一群跳梁小丑而已”。
    倘若中国古代文化经典不容丝毫玩笑,倘若我们的圣人不容点滴亵渎,那么仅仅站在捍卫中国传统经典文化的立场上,在某种程度上殷谦是支持十博士的。当然,我不是说于丹和易中天等“大家”、“名家”不能发表自己对某些经典文化的理解,他们完全有说话的自由和权利,他们也有炒作和赚钱的权利,既然是“学术超女”,那就要用一种看待“学术超女”的眼光去看他们,而前万不要把他们当成是学术领域中的权威,只要想想他们是抹着文化口红登台作秀而已,那样就会心平气和了。真正应该受到批判的是央视的“百家讲坛”,因为是他们为这些“文化超女”抑或“学术超女”搭建了这么一个秀场,“百家讲坛”的目的是什么?除了想要收视率,别的目的实在想不清楚。那么会有人问,难道传承和宣扬中国文化就不是目的吗?也许是吧,似是而非,殷谦个人认为他们传播的是一种携带着病毒的文化思想,只是将自己浅薄的见解或理解通过央视这么一个绝对权威的媒体灌输给了观众,这就是所谓的“狐藉虎威”,你看那狐狸之所以这么厉害,是因为老虎在它的身后啊。
    搞学术是极其严肃的事,如果说把“学术”和“超女”联系在一起,这多少有点开玩笑的意思,有人说,于丹只是讲谈了自己对《庄子》的心得和见解,并不代表学术观点,话这么说也对,任何人都可以畅所欲言,只所谓见解不同而已,但是于丹登上了“百家讲坛”,这就意味着人家于丹讲的就是学术观点,何谓“百家”?“百家”不是一百个平头百姓,百家就是指学术上的各种派别,“讲坛”不是普通的“讲台”,更不是随随便便的“讲谈”,讲坛是何等神圣的地方,人家能登坛论道,你还能说她不是权威的学者或专家?也不否认于丹等是学者或专家,既然是,那么,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讲,不能“传播错误的甚至有害的思想”,更不能闹出“把厕所当客厅的笑话”;不但要尊重文化,而且还要尊重圣人。殷谦也看过几期易中天的讲坛,还有于丹的讲坛,总感觉这两位“学术超女”的高论宏议有点“毛病”,从表面上看虽然显得很有气势和深意,也符合“势家多所宜,咳吐自成珠”的古人的说法,但也不难发现确实有些英雄欺人和骄倨傲暴的意思在里头,这些“超女”似乎故意要把话说得不那么合乎事理常情,而是用夸张的语言来“忽悠”观众。
    十博士的力量显然是太薄弱了,面对央视这样的大媒体,他们的声音何其微弱,你说他们是炒作?也罢,在现在的中国,一学雷锋就被视为当傻瓜,稍一出头就被视为是炒作,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了,但是既然那些“百家”尚可“争鸣”,难道你就不许几个博士喊叫几声了么?据说于丹签收现场,有一个人身穿印有“孔子很生气,庄子很着急”字样的文化衫表达自己的愤怒,遗憾的是只有这么一个人,不过他在殷谦眼里却成了维护文化的“勇士”,他是气孔子气,急庄子之急,面对有人竟然如此肆意糟蹋着中国的圣贤文化;更遗憾的是,他被保安带出了现场,眼巴巴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却无可奈何;尽管他的行为和举动虽然有点不妥,但还是值得我尊敬和赞许的,到底是谁在搅局?是谁通过“油滑”和“小聪明”把玩古着文化并且疯狂地赚取着声望资源?然后再用自己的声望资源去占领市场骗取读者的钱财?谁在通过声望资源树立着自己的“伪文化”和“伪文化”权威?是谁在向人们传播着错误的甚至有害的思想?
    十博士遭到网民的群起而攻之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这正反映出了社会的浮躁和有些人的肤浅。为何一个学者或专家的观点或作品明明有很多毛病,你们就是死不承认呢?为什么你们就不允许、不面对别人真诚的批评?什么叫做“有毛病又怎么样”?什么叫做“就是有毛病我也喜欢”?什么又叫做“有没有毛病管你屁事”?既然有“毛病”,当然就要受到批评的不满的质疑和反对的解构了;在殷谦看来,于丹那些疯狂的“粉丝”迹近愚蠢,吹捧她是什么“著名”的“学者”也很不智慧,而那十位博士能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地分析和揭示她讲坛或作品中的种种问题,这才是负责任的态度和应该支持的行为。
    为什么要排斥十博士的批评性的意见?为什么要怀疑别人的动机?为什么于丹遭遇尖锐的质疑,你们就恼羞成怒继而恶语相加?可以支持于丹,但也不能攻击柬言的十博士,这么不理智地去攻击十博士,那才反映了这些人真正的无知,因为这些人根本就不懂批评的意义和批评的功能,因为这些人缺乏最基本的民主意识和平等理念;不懂批评的人就很容易会误解来自别人的批评,甚至还会十分惧怕批评;这些人反而会认为十博士对于丹的批评本质上破坏性的,是居心叵测的,认为十博士是“谁红跟谁急”的嫉妒和搅局,是对于丹“小小的过失”而进行的死缠烂打的报复和泄愤。真可怜啊,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批评也是一种显示尊严的文化行为和一种独立的体裁,同样也体现着高尚的追求和严肃的态度。
    四川大学有个叫吴兴明的教授说,“现在的读者并不是学者,所以不需要严谨的学术知识去思考传统经典”,“学者没有必要用学术的眼光去要求社会,所以我觉得那几位博士的呼吁没有意义”,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嘲笑大众的智商太低还是在讽刺大众没文化?殷谦真搞不明白,还亏你是教授,也不知道是一肚子的知识还是一肚子的糟粕?一个教授满足于通过任性的外部权力实现虚假的社会正义,如此缺乏信仰基础和精神深度是令人费解的,缺乏绝对的平等观念更是大错特错,难道教授也认同并打算传承这样荒谬的理念么?人与人之间在人格尊严或求知上是有等差的?学术通俗是为了便于人们易于理解,并不是为了取悦读者而任意歪曲圣贤的思想和伤害圣贤的文化。
    难道学者就没有错吗?学者生来就是高人一等的?难道学者犯有多么严重的错误都不可指责吗?难道学者都享有良心谴责的豁免权?都可以继续享受人们对他们的艳羡和崇拜?面对问题和残缺,难道沉默和隐忍、麻木与冷漠才是做人的道理吗?十博士坦率地批评别人的缺点,这难道是不懂得与人为善的莽撞行为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长此以往,坦率地表达反对意见就会成为一种令人危惧惕厉的禁忌,难道这就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精神图景?
    愤怒的激情和反对的冲动是一种健康的心境和庄严的气质,是不应该被人所嘲笑的。殷谦认为,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缺乏愤怒和反对,如今的一些学者和专家才会变得如此肆无忌惮、随随便便、俯仰随人、信口雌黄;正是由于缺乏这些被称之为“愤青”的愤怒和反对,我们的读者的鉴赏力才始终停留在幼稚而简单的水平上,所以,奉劝那些向十博士拍砖的人,不要让电视镜头的闪光晃瞎了你们的眼睛,不要让那些名气大的吓人的学者蒙蔽了你们的耳朵,更不要让他们背后的势力抹杀了你们的思想。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