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殷谦:一个人的春节(随笔三章)  

2007-02-20 15:06:42|  分类: 赤身歌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让我孤独

    除夕之夜,华灯初上,独自一人打车去郊外。看到千家万户张灯结彩,在阵阵爆竹声的伴奏下,城市的上空弥漫着五彩缤纷的柳烟花雾,这个城市被装扮的妖艳绝丽。这是我在这个城市的第三个年头了,如是春节,我已经习惯了它的冷漠和孤独。站桥头上看烟花散尽的样子,明丽多彩的珍珠被撒向天空,回落时拉长了美丽的弧线。
    回到小区,密密麻麻的高楼挡住了美丽的夜空,这里死一般的寂静,静的让人心里滋生出惶恐。因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小区里听不到爆竹也看不到烟花,人们都躲进了挂着窗帘的房子,窗户透出一抹昏暗的光,我看到了它的冰凉,和夜风一般凛冽。
    我想起了家。在我还没有离开乡下时,每年的春节就是在那里度过的,与城市比较,乡下的春节似乎更有年味儿,更多的是有暖人心脾的人情味儿。乡下的春来的早,临近过年就可以感觉到满园春色了。除夕夜前几天是最忙碌的时候,记得少年的时候,每逢春节,父亲带着我和妹妹去县城办年货,妹妹粘在父亲身边看着琳琅满目的饰品,还有花色多样的新衣服;而我却缠着父亲买各式各样的炮仗,有双响炮、冲天炮,震天雷、万家乐……父亲除了满足我们的要求,还要买很多好吃的食品,而母亲在家里开始忙着炸油饼,蒸馒头,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每个馒头上还染上四个红色的点儿。家家户户都忙着杀鸡宰鹅,烟囱里的烟弥漫在整个村子里,还可以闻到飘荡在空气中的清香。除夕之夜是最热闹的,吃饺子,放烟花,一家人聚在一起又说又笑,其乐融融……大年初二开始,我们一群小子就走东家串西家地去拜年,一起玩耍,无比快乐。那是多么美好的春节啊,令人难忘,令人神往。
    回忆就如燃尽的烟花硝尾,回过神来,留在心坎上的是挥之不去的空荡荡的寂寞。城市里是缺少年味的,更缺少人情味,人与人之间的交情融合了很多原本不该有的东西,自从搬进这栋楼房,隔绝了许多能让我感受的温暖的人情。楼上楼下来来往往,可是你总是听到匆匆忙忙的脚步声和关门闭户的撞击声,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你永远也记不清他的模样。我是生在乡下长在乡下的人,有着淳朴善良的性格,可是居住在这里短短几年的光景,这些全都荡然无存了。记得刚开始搬进来,出门看到对面的邻居张大叔,我很想和他打个招呼,尽管我看了他好常时间,期望他能看看我的眼睛,或点个头微笑一下,可是没有,他锁好门后头也不抬地就站在电梯口,我紧跟着也站在了电梯口,期望与他能打个招呼,还是未能如愿,他匆匆钻进了电梯。在电梯里,我很想打个招呼,可是看到他的目光却移到了电梯的吸顶灯上,我只好欲言又止。就这样,我的邻居们几乎是同一种表情,所以,和他们邻居两年了,我家与他家之间就两米远的距离,甚至是一堵墙的距离,我居然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当然,他们也不知道我姓甚名谁,来自哪里。同在一个小区,同在一个单元,同在一个楼层,我们谁也不知道谁,谁也不理谁。过年依然如此,如果不是各户楣上艳红的春联,还真不知道这是过年了。
    朋友们都回家过年了,我想他们是快乐的。天南地北的朋友很多,但是没有来家里拜年的,一个短信就代表着一声祝福,一个电话就代表着一次拜年。真是惊叹现在的科技成果,科技让人富裕了,富裕让人冷漠了。原来,人与人之间的往来竟然是如此简单。既然时间和空间和让我们孤独,让我们独处,那就独处吧,独处有什么不好?
    城市让我孤独,而我也习惯了这种孤独,渐渐地,我喜好一个人独处。这世上要花大钱的地方日渐增多,囊中羞涩的你若置于这种环境,因此而生的自卑和懑愤会伤肝脾。于是独处好,有吃有穿有书读,觉得很富有,不知钱如草纸的现实,便能心平气和,大小便正常,进出皆顺,有了神仙的怡然。独处有什么不好?这世上不学无术,阿谀奉承,虚假应酬的现象太多,尽管你不缺乏痛斥丑恶的胆魄,但还是独处的好,眼不见为尽。消极么?不,因为你有很多事情要做。长兽龟是独处的,高岩不老松是独处的,兽中之王虎是独处的,修道之人是独处的。独和静是兄弟,以静制动是中国哲学欣赏的东西,独和静若修行到禅的境界,也就珍贵了。独处并不是封闭,独处之人耳朵比闹处的人灵,眼睛更清亮;独处之人平心静气在观看世人的表演,在潜心琢磨表演者的动态和心灵;独处人避开了尘嚣,有足够的时间咀嚼自己。善独处者如冬眠,默默积蓄着能量,一旦引发,喷射出的力量巨大而无穷。
    一个人的春节,一个人的独处,所以,我感谢城市给我的孤独。

                                          殷谦于2007年2月17日,除夕。

   

    ●你别敲错门

    “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的古训,我一直深信不疑。但是,这两天来的屡屡听到敲门声,我的心就惊惧不安。“一日三省”自信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情。令我产生惊恐不安的主观原因,是那不断地敲错门者非正常的行为意向。
    过年了,在居住的楼群里访亲觅友,敲错门户本是常有的事。户主并不为怪,而会热心地为其指点迷津,无愧于中华民族礼仪之邦。作为炎黄子孙的我,当然也会乐此不疲。只是当我为敲错门者指点迷津时,映入眼目的是大包小包的礼品。礼仪之邦的官宦子民,素有“礼尚往来”的世俗,原本无可非议。然而,使我受惊惧心理刺激的是那送礼的时间,大都在更深人静时刻,质疑“体面的礼仪”谁肯明珠暗投呢?哪里是“礼尚往来”,这分明就是“礼上往来”。
    说来也不奇怪,让我经受频频的敲错门产生惊惧心理的客观原因,是居室不宜。两年前,我来到这个城市,有位省委宣传部的领导颇欣赏我的文字,他与我可称得上是忘年交,对我的生活很是关照,常常鼓励我的创作。为了找个避静,又能让我不为昂贵的房租发愁,他和单位讨论了一下,索性就把新落成的省委家属楼里中单元三层一套三室一厅让给我住,有前辈的热心和政府的关怀,实在是盛情难却,就住了下来。这幢楼共是六层,都知道六层楼房的二三层居中的优越性,这又使我感激不已。
    当然,按照传统的等级观念,优越条件应该归属长官领导者。所以,居中的二三层四家主人,有3家是省委握有不同权利的长级干部,其中包括我有3家白姓和一家黄姓。上下左右4家子里,惟有我是个平头老百姓,却与三家长官鱼目混珠,帮衬沾光。
    我曾奇想试图在门口挂个牌子,上面写着“无冕白石氏”,却因顾及给照顾我的老前辈和老前辈所在的单位带来误会和麻烦,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或许是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作罢了奇想,便来了怪念,提笔在宣纸上涂鸦道:“贿者勿要敲错门,辛勤开门惊费心,过年送礼本常事,别把小鬼当财神。”
    今天是大年初三,忽闻敲门声。我知道一定不是来找我的,心里暗骂:该死的,你别敲错门。
    
                                         殷谦于2007年2月19日,初二。
                                                             

   

   ●关于家的联想

    天地是人类的家。
    男人和女人是相互的家。
    家是一块被画小了的天地,但每一块头上都有同样的星辰,家与家因接收相同的光线而相似;家是一个被隔开的空间,但只挡风遮雨,而挡不住季节,家与家因共享相同的季节而相近;家是一个被放大的窝巢,但只放大了格局,而没放大结构,家与家因相似的结构而相邻。
    家的外形是一部建筑艺术品,人类叫它房子,但房子不是家,而家必须安在房子里。因此,房子成了家的标志。地球上有多少房子,人类就说有多少家;家的光明在夜里,人类叫它灯光。但灯光不是家,而家要靠灯光照亮。因此,灯光成了家的标志。地球上有多少灯光,人类就说有多少家。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色彩,每个家都有自己的味道,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自己家的色彩和味道走出来,以致能够相互辨认而不出错。
    家住进去有形,走出来无形。家是男人和女人的两个人的世界,但这个世界不能没有第三者——孩子。男人和女人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行,方向有时相同,有时相反,还常常在交叉路口撞车。但孩子能给他们搬道叉,免于重大事故发生。孩子能改变男人和女人对家的理解。当孩子因喜悦钻进女人怀里时,女人觉得家是自己羽翼盖就的,女人愿用爱梳理;当孩子因恐惧躲在男人身后时,男人觉得家是自己身躯垒起的,男人愿用爱支撑。
    家的门是活的,打开才有人能进来,也有人能出去,有人出出进进的家才有生气。家门不能关死。锁守着家门,家安全了。但家给人真正的安全不在锁上,而在每个人充满爱的心里。

                                               殷谦于2007年2月20日,初三。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