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柯以敏把评价时的批评变成诅咒和审判  

2007-01-08 07:13:24|  分类: 殷谦的砖头殷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报道,“一向出言尖酸刻薄的柯以敏在担任‘超级丫客’全球华人搜星运动的评委中再次因出言无忌引发众怒”,“据说,有选手已经在网上呼吁要求柯以敏下课,更有选手因不堪其辱准备退出比赛”。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在殷谦看来柯以敏何止是“尖酸刻薄”,除此而外更是孤傲轻慢、偏执鄙吝,早在柯以敏担任“超女”评委时,我就对她作为评委的一些轻嘴薄舌的评述以及表现极为失望了。呼吁主办方取消柯以敏的评委资格,这是众多参赛选手发自内心的心声,这是一个人对自己人格、尊严的维权,殷谦觉得选手反对的冲动和愤怒的激情是一种健康的心境和庄严的气质,面对柯以敏如此肆无忌惮,俯仰随人、信口雌黄的评委,这样的反对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只有在基于信念和责任的反对中选手们才能切实地体验到作为一名选手的自由和尊严。
   柯以敏实在没有什么本事,她自己的歌唱的本身就不好,属于那种过气歌手;她当评委也不是一个很好的评委,素质极差,缺乏涵养,在评歌上也没有多少独到的建树,若不
是“超女”,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存在,就是因为她太“另类”,才使得一些商业操控下的大赛请她去当评委,只要赛场上有柯以敏的那张嘴在,那就能制造轰动效应,就能更好地达到宣传和炒作的目的:据说柯以敏在听了一位获得了北京赛区初赛冠军的酒吧歌手的歌后,评价该选手“歌虽唱得不错,但却长着一个大饼脸”,还说该选手“绝对红不了!”,继而又说:“看看她,一唱歌就五官错位,实在太难看了”。就是这么一个人,却被有些人不假思索地当作“秀宝”和“酷评”,当作“地震”和“黑马”,她始终以居高临下的精神姿态,以武断性的语气随便、轻易地下结论,你从她对选手的评价中看到的是险恶刻毒的侮蔑和骑墙居中的两可之论,看到的是不关痛痒的温吞之谈和毫无定见的执中
之说,并且那些话里混和着刻毒的隐喻和谣诼与诬蔑,还有尖酸的嘲笑,氤氲着挖苦和冷嘲构成的阴险毒雾,透过这些阴暗诡秘的话语缝隙,你会看到柯以敏面部狞厉的表情。
   柯以敏靠大胆的粗俗和浅薄的机智来引起别人的关注,咂摸着颓废的滋味,陶醉于无聊的调侃,“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作为评委,她带给选手的不是客观有益的评价,而
是让选手们习焉不察的道德破坏和精神杀伤。柯以敏看到一名叫娄译心的女选手身材“实在臃肿了一点”,柯以敏说:“首先我要跟你说,当你唱这首动感的歌的时候,我都为你感到气喘,我觉得你实在太累赘了!你要赶快减肥,没有人愿意看到一只母猪在台上唱歌!”,她对人连最起码的尊重也没有。作为选手,每一个人也许并不是就抱着非要获奖的心态来参赛的,更多的人也许只是想参与一下活动,作为锻炼自己的一次机会,或者只是想在舞台上展示一下自己的爱好,而作为评委,应该对每个选手的表演给予公正客观的评
价,尤其是面对那些有些“残缺”的选手,更多的是给予支持和鼓励,而不是反过去进行人身攻击,伤害别人的自尊和人格。
   不难看出,柯以敏固有的偏执性人格,她却自以为是“幽默感”,比如她对许烁评价道:“上帝是公平的,给了你外表,就不会给你唱歌的天赋。看你外形,以为你是空姐!
听你唱歌,发现你是‘地勤’!”这难道很幽默吗?这种“幽默”的背后隐藏的是浸了毒液的利刃,正是所谓的“笑里藏刀”;说到“幽默”,柯以敏的笑声倒是非常幽默的,从“超女”到“超丫”她是一路大笑着过来的,一个女艺人动辄就绿林大汉似的放声大笑,常常是令人倒抽一口冷气,顿起一身鸡皮;她对选手们的评价在殷谦看来,这种和王朔一样的流氓气质其实是一种与伪善相对应的伪恶,是一种故意反其道而行之的逆向媚俗,是一个失性的人随意发泄的漫骂和侮蔑,我们从她眼里看到了嘲弄的笑意,从她的脸上看到
了鄙夷的神情。
  羞辱选手是母猪,羞辱选手的脸像大饼,这究竟与评价别人的才艺表演有什么关系?这本身就缺乏内在的关联性和可理解性,她这种极端而幼稚的反理性,虚妄而盲目的自许与
自大皆已臻达匪夷所思及登峰造极的地步,可见柯以敏所崇奉的显然是一种奇特、诡异的评价方式,它不仅没有作为评委评价所需要的认真和严肃态度,而且还缺乏对评委本身以及参赛选手的基本常识的尊重。柯以敏曾说:“我可以说自己已经是一个老妖精了,我们辛辛苦苦打拼了这么多年,现在有资格来说说她们:你们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成绩,对媒体、对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有起码的礼貌。你首先应该懂得怎么做人,才能做一个好的艺人。”真不知道这个身经百战的“老妖精”还有什么脸面说出这样的话,她自己都没有“起码的礼貌”,自己都不“懂得怎么做人”,她自己还能算是“一个好的艺人”吗?柯以敏是一个表里不一的艺人,她曾经带着自己的新专辑在某网站聊天室与网友们交流,宣传她的新唱片,主持人问她:“这张唱片很让人期待,如果有不好评价的时候,你会接受吗?”柯以敏回答说:“我要看这个评语是否公正,既使是批评,我认为是合理的,我会接受,如果是人身攻击的话,我会将他们当疯子,我不会理会。”原来柯以敏本身也是很在乎别人对她的评价的一个人,还知道只接受“公正”、“合理”的评语,还知道“如果是人身攻击的话”她会把评论她的人“当疯子”,可是她转眼就忘了,此时她作为一名“专业评委”,竟然在评语中羞辱别人是“母猪”,是“大饼脸”,她在明目张胆地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愿意别人当她是疯子呢?你还别说,真的是这样,从未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早在“超女”当评委时,柯以敏就曾遭遇过“万人声讨”,对此,“她以坦然的心态对待”,“甚至还觉得骄傲”,她甚至说自己“真的很快乐”,她觉得一个艺人,“要让万人声讨不容易”,她对媒体说:“你不觉得吗?一万个人在骂我,多好!这表示你红嘛!真的!而且我觉得骂人是这样子的——比如说你今天骂我:‘柯以敏你乌龟!柯以敏,我不喜欢你!’但为什么你骂我呢?那是因为我在你的心目中有个位置!
”……这就是柯以敏,一个虚伪到极点的柯以敏,一个无耻到极点的柯以敏。
   殷谦认为,评委对选手参赛表演的评价是一种具有说教性质的艺术,但它是通过的有趣的评述和客观的分析来说服选手或观众的,评价可以直率、尖锐、激烈,但不能沦为恶
意的诬蔑和恣肆的攻击,而是服从理性原则和批评规范的内在制约,它必须戒除随意评说和妄下雌黄的坏习惯,给人一种妥实、可信的印象,不但要充分尊重选手尊重赛事,还要平等待人使人近之如春,给人一种亲切可爱的感觉,评委评价选手可理解为人与人的精神沟通和心灵对话,既要尊重对方也要尊重自己,而且因为评委需要选手以及观众的理解和认同,因而也要怀一颗同情的心先来理解别人。
   柯以敏几乎完全无视评委评价的基本规范,她把评价时的批评变成诅咒和审判,变成伤害别人的冷冰冰的话语,在她的眼里,那些参赛选手不再是一个有个性、自尊、爱憎的复杂的生命体,而是一个符号或一件工具,确切的说是一种手段,借助他们,柯以敏便可以顺利地制造出“轰动”,才可以达到自我炒作的目的,柯以敏这位过气的歌手深知炒作的奥妙,不说几句“惊人”的话,是不足以引起媒体注意的,所以她也就残忍伤害别人,通过这种伤害来为自己获得更多的名气,而且事实也是如此,只要是她柯以敏担任评委的赛事,往往都是选手们还没红起来,她就已经红透半边天了,明白这是为什么了吗?她也就只能靠这种“奇特”来制造“人气”
 
  评论这张
 
阅读(22789)|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