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从《夜宴》中我们看到了什么?  

2006-09-24 00:18:16|  分类: 殷谦的砖头殷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演艺圈或娱乐圈是以和为贵的,这里总是强调主体之间的认知契合与精神知遇,而却忽视了甚至是敌视彼此之间的认知差异和思想分歧,于是我们经常看到的情形就是攻乎异端的党同伐异,在这样的缺乏多元共处的包容性和自由度的环境里,在这样的敌视形成真正的对话的价值规范和交往原则的社会里,真正批评的默无声息甚至委顿堕落,实在是不难理解。我想,这样的情势不仅会扼杀批评的生机,甚至还必然要导致演员或艺人、导演的心灵生活的混乱和精神秩序的瓦解,所以我们还是需要正确的批评。
  《夜宴》因其大胆的粗俗、衰朽的颓废和肆意的放纵,而成为最近以来最具煽惑力的电影。它在非艺术方面制造了巨大的成功,但在艺术方面却不过是一个巨大的失败。从精神品质上看,它缺乏真正的电影大片的丰神秀采和清骨俊相;从艺术价值上看,它显示出的是令人失望的贫乏和苍白。它缺乏令人信服的真、令人感动的善和令人欣悦的美。《夜宴》是一部缺乏真实感的电影,它在艺术上的致命问题就是做作和虚假。我知道,人们已经很少甚至忌讳用真实性的尺度来衡量一部电影。拙劣的电影破坏了人们对真实的感受能力,而异化的电影理论则告诉人们:电影就是编造谎言、制造幻象的艺术;导演的想象是不受限制的;电影就是虚构,而虚构出来的事象体系是不能用客观性和真实性的尺度来衡量的。但在我看来虚构不等于虚假,事实上虚构并不是目的,而只不过是手段而已。虚构是为了追求更高意义上的真实,正像人们并不是为了桥本身才建桥,而是为了更快捷地到达彼岸而建桥一样。观众只有认为一部电影真实、可信,他才会接受它,就像人们相信一个人诚实可靠,才会同他做朋友一样。当然电影中的真实,同其他艺术样式中的真实一样,是一个复数形式的概念,呈现出复杂的生成方式和价值样态。但是不管它多么复杂,真实的真正内涵不过是令人信服和让人乐意接受。就此而言,真实性乃是电影艺术应该追求的具有首要意义的目标,因为一位导演不管有多么高明,是不可能说服观众欣赏并接受一部虚假的作品的。
   《夜宴》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其中当然有它的优点,而这些优点正是《夜宴》作为大片的缺点,它抓住了一个必然也失去了一个必然,这个必然就是,《夜宴》的艺术成就是不是还存在?先从这里说起,《夜宴》中所有的悲情人物在命运里被吞噬,他们被勾画出不同的嘴脸,笑着的,除去寂寞,他们还应该有更深的祈望。他们是这场剧目里的“夜”,朦胧不清,却分明动人。婉后是两朝皇后,是太子青梅竹马的女人。她想要守护太子,守护王朝。但在深宫里,她无依无靠。她有绝望中的力量,有能释放一切的欲望。满场只见章子怡演的香艳寡妇与杀夫仇人换着花样地调情。除了性感,章子怡演对婉后的饰演略显平板,并没有让人看出声威大振她的政治手腕。无论章美人把自己的星价抬到多高的位置,业务水平上她也就是个“名妓”而已;厉帝得到了至高无上的皇权,可以左拥江山右抱美人,他可以很残忍,但并非冷酷无情。他对婉后的爱是真心的,他甚至可以为了她献出生命。葛优出演的厉帝,在华服包裹中的瘦弱身躯所显示的力量,是阴邪并令人毛骨悚然的。然而,谋权篡位、诛杀异己之后,他才看到要一个女人的心,权力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冯小刚觉得厉帝是个既残酷又浪漫的枭雄,为情而死一点不奇怪。“如果厉帝这样死算是喜剧的话,那霸王别姬自刎而死也是喜剧了”。冯小刚为葛优和他的编剧感到不值;无鸾是太子,正统的王位继承人;他是艺术家,艺馆里寂寞的歌者。他肩负着国家和仇恨,但他本无心承担。他的出走仅仅是因为宫廷里的无人懂得。而他的归来,却不仅仅是为不得不的伦常世俗;青女是大臣之女,未来的太子妃。她明知道太子不爱她,却仍默默付出,并安心等待着。她在梦里遇见爱情,只希望让她爱的人不寂寞。
   《夜宴》满桌琳琅,炫目中尽是刺眼的痛。不在乎有多少真实,也许根本就没有半点真,所有的宴都是这样华丽,且不堪一击。剧目里的精彩便是这样的盛宴,分享中也带唯美的落寞。从视觉上看,它是一场华丽的盛宴,尤显宏大、奢华。美术指导叶锦添为《夜宴》设计了20处风格统一又各具特色的场景,从开场的高空竹滑梯、圆形舞台、皇宫内的设计,每一处都能找到值得珍藏的细节。而气势最宏大的皇宫大殿,占地足有1.2万平方米,所有的大立柱和宫门都用实木打造更增添了影片的真实感和厚重感。整体的场景设计极有结构感和空间感,重现了当时皇宫的宏伟气魄。对于人物的服装,也大都繁复华丽,即使是色调较暗的素色服饰也突出雍容华贵的感觉,先暂且撇开《夜宴》本身的故事不说,光从视觉上带来的享受,就可以用“秀色可餐”形容的;从音乐上看,它挖掘了人性的寂寞,尤显古典、唯美。谭盾说,当他看到《夜宴》的剧本时,就已经听到了他想要的音乐。音乐成为了《夜宴》的亮点,与整个的发展结合得非常紧密,同时音乐也很好地衬托了剧情的发展,带动了观众与影片的共鸣,使观众通过音乐对影片所表达的情感理解得更为深刻。由凭借《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的的谭盾来担任《夜宴》的音乐制作,本身就是对影片一个很好的宣传和极大的卖点,更何况谭盾再一次完成得如此出色;从情与色上看,它极力用色彩诠释情感,影片中另一个亮点,是色彩的搭配关乎于情。红色,在影片中代表的是一种欲望,婉后衣衫的红不似凛冽的鲜血,那是少女唇的颜色,无邪中透着渴望。与厉帝的黑交缠在一起,分明从容。沉重黑让整个气氛变得更凝重,饱含着肃杀之气,凸显了王者的威严。无鸾的白衣因为染上了鲜血,而变得更为惨淡醒目。
   青女的青衣象征着她的执着,那是无鸾居住的竹林的颜色,通过色彩的变换烘托故事,展现人物感情,冯导显示了他对故事的把握和表现的功力。
   巩俐撩开黄金甲,葛优搞笑鸿门宴。绚艳凶险的《夜宴》没能讨到外国人的喜欢,而文艺的葛优一抒情,又使全中国人都笑了。冯小刚出师不利,使我们不由得也担心起张艺谋的“黄金甲”是否其能临阵发光。惟一确保的是“皇后”们的荣誉。在威尼斯,不管是曾经的巩俐还是如今的章子怡,裙裾下,总有权贵男人们的垂涎。
   威尼斯作证,皇后这样诞生。在先后担任奥斯卡与戛纳影展的颁奖人后,威尼斯影展连续两年(2004年和2005年)欲邀请小章担任评审,不是小章耍大牌,人家当时忙着拍片,只好婉拒。这次赏脸跟《夜宴》去了威尼斯,换来的待遇自然有些高——不知道是否是之前商量好,还是小章身上的皇后气质过于明显,章子怡一出场,除例行的闪光灯狂闪外,本届威尼斯电影节的主席穆勒先生“情不自禁”跑拜皇后!小章一阵笑,美而不矜持,似小姑娘爬上宝座的欣喜。而巩俐是当过威尼斯电影节届主席的,根本不用“下跪”这种仪式来证明,不威自尊,这就是她的地位。然而,不管是新片《迈阿密风云》中的黑帮情妇,还是“黄金甲”中的皇后,性感总是先于她的演技提前到来。而就在前几天,一张巩俐躺过且亲自签名的床垫,被拍卖到了18.5万元,所得虽然捐赠给中国电影协会,也算为“皇后”睡过的床暧昧估了价。其实皇后决战,岂是一个海外影节所能决定。凶险的“夜宴”、“黄金甲”背后的蓄谋,皇后的命运更在于她所驾驭的男人们!
   冯小刚吃饭,张艺谋披挂。2006年两人同时瞄准古装题材,张将军披上黄金甲还要“满城”吼转,冯将军摆明了要吃饭,而且要吃豪华“夜宴”。由此,盔甲跟宴会的战争无限升级。大片要靠大嘴吹!由此,张艺背后有了张伟平,冯小刚背后有了王中磊。华谊兄弟影业公司的财大气粗,让王中磊一口气给冯小刚整来了1.2亿来,在叶锦添的帮助下,整出个冯小刚有史以来最精致的场景大概是没问题的。而张伟平跟张艺谋更情深谊长,3.6亿元人民币的投入,哄抬出“迄今为止中国投资最大的电影”此外,这次伟哥一如既往还要为片子做“缘起”以及“镜头背后的故事”,很大程度上,这些噱头广大群众都认同。而王中磊的大嘴也不是白当的,前所未有地整了个国内5城连续点映,还讨好媒体说是“为了给媒体一个提前看电影的机会”。如今,把《夜宴》甩到威尼斯飞了一圈,就吹嘘海外版权卖得相当可以。“黄金甲”又怎么办呢?只能低调地说,我们也要提前点映,目标直接瞄准奥斯卡!拭目以待吧,看这两张大嘴谁吃了谁。
   葛优一抒情,中国人都笑了。也许对《夜宴》的批评,是来自一小部分中国观众的嗤笑,一小部分外国观众的不耐烦。这是他们的特权,作为提前观影的一种资格认证。对于威尼斯,失望的原因和张爱玲曾经的发言有一点共同:外国人从老远的地方来看看中国,不能不给给一点中国让他们瞧瞧,但是这里的中国,是西方人心目中的中国,荒诞、精巧、滑稽。冯小刚做到了滑稽和精巧,甚至于华美,但自尊心使他唾弃滑稽(注意,不是幽默)。不幸的是,西方人苦苦寻觅不得的滑稽,却被敏感的中国人发掘到。
   如果说油滑使人浅薄,那么冷漠则使人褊狭,因此我们反对油滑等于向导演要求深刻,否定冷漠等于向导演要求公正,是的,公正,没有比它更重要的了,因为没有公正,就没有客观,就没有真实,就没有平等,就没有尊严。遗憾的是冯小刚忽略了这些。他拿人物当玩偶,嘻嘻哈哈拿人物开涮。他倾向于抡圆了把人往“拧巴”里演,非得把人演得不人不鬼、不伦不类他才过瘾。虽然玩这种任性的游戏,他也许可以得到有限的快乐,也许可以获得商业上的成功,但是也必须付出高昂的代价:在艺术上一无所获。是的,扮演娱乐场上的小跟班固然热闹,固然实惠,但是换一个角度看,说它是电影的没落也未尝不可。
  评论这张
 
阅读(9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