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夜宴》是大片?  

2006-09-15 16:18:03|  分类: 殷谦的砖头殷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最权威的《电影手册》的影评家让·米歇尔·费罗冬痛心疾首地对《无极》予以彻底否定,“荒诞无稽的特效,浮夸的异国情调”之类的评语令人痛心。影评家顾小白对于冯氏最近炒得热火朝天的电影《夜宴》也表示了极度失望,他说,冯小刚应该为自己说过的话检讨。这和我的意见和观点是一致的,这部电影很失败,这和冯氏此前扬言拍大片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是大相径庭,更别说是“为中国文化拨乱反正”了,那只是他为自己电影宣传喊出的口号,常常有狂人痴人说梦般地叫喊要为中国文化拨乱反正,举一反三地说东道西,也未见分晓,中国文化再不断地发扬光大,无须什么拨乱反正。打着“为中国文化拨乱反正”的旗号,为自己高自标誉的人倒是不少,冯小刚就是其中一位。冯小刚更本就不懂得是什么是大片,所以他也就拍不了大片。所谓的电影大片,其中蕴涵着的文化、思想、人文、精神等精髓,冯小刚也是一知半解。他只适合拍那些小打小闹、小情小调以供人娱乐消遣的小片,真正意义上电影大片距离冯大导演还很遥远。
   刘熙载在《艺概·赋概》中说:“赋欲不休,全在意胜。”林纾也说:“无主意便无剪裁。”赋如此,文如此,电影亦如此。我们可以通过一部优秀的电影中(所谓的大片)看到生活的真相,一种被普遍的盲目和精致的谎言遮蔽的真相,而且还可以中体验到了超越生活本身的自由感,感受到了导演、演员对于生活的道德热诚和道德关怀,感受到了心灵被净化的巨大的内在愉悦。事实上一部优秀电影的全部精神力量和诗性光辉,正是来自于它对生活本身的超越之中;它的重要性,正在于它能为一个民族的精神生活提供同阳光和水一样重要的东西。
   《夜宴》在趣味格调上它是低下庸俗的;在艺术形式上它是粗糙拙劣的;思想理念上它是肤浅混乱的;情感态度上它是畸形病态的。它冷漠而阴暗,缺乏起码的热情和活力;它任性妄为,完全没有从精神上提高观众的文化责任感;它把拙劣的杜撰当做法宝,显得虚假而做作,缺乏对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电影作品来讲至关重要的自然、真实的品质。
   电影就是编造谎言、制造幻象的艺术;导演的想象是不受限制的;电影也就是虚构,而虚构出来的事象体系,是不能用客观性和真实性的尺度来衡量的。但在我看来,虚构不等于虚假。事实上,虚构并不是目的,而只不过是手段而已。虚构是为了追求更高意义上的真实,正像人们并不是为了桥本身才建桥,而是为了更快捷地到达彼岸而建桥一样。观众只有认为一部电影真实、可信,他才会欣然接受它,就像人们相信一个人诚实可靠,才愿意与他为友一样。当然电影中的真实,同其他艺术样式中的真实同样是一个复数形式的概念,呈现出复杂的生成方式和价值样态。不管它多么复杂,真实的真正内涵不过是令人信服和让人乐意接受。就此而言,真实性乃是电影表现手法应该追求的具有首要意义的目标,因为,一位导演不管有多么高明,是不可能说服观众欣赏并接受一部虚假的作品的。在《夜宴》这部电影中痛苦和死亡并没有形成有价值的主题。冯小刚对暴力的展示从来就缺乏精神向度和内在意义,他对暴力和酷刑等施虐过程的叙事,同样是缺乏克制、撙节和分寸感的,缺乏一种稳定而健康的心理支持。坦率地讲,在我看来,冯小刚对酷虐心理和施暴行为的夸张的叙事,在不自觉中表现出欣赏的态度,这种态度其实是中国电影的一种精神传统。
   影评家顾小白评价《夜宴》说:“在皇族贵气、君臣礼仪等形式化渲染上,冯小刚也逃不掉极尽刻意之能事、不伦不类、令人倍觉造作的‘宏大陷阱’,真是掩耳障目、当局者迷,又有谁能不去盲目迷恋这些被架空了的花活?”而我个人认为,《夜宴》拖沓冗长的叙事形式没有任何价值意义,那些宏雅的场面其实就是一座没有帝王居住的华丽宫殿;那些似乎能挑断人神经的背景音乐也只是一个层面的电影艺术修饰而已,这一切都是苍白空洞的符号,并不能以此来给它戴上“大片”的桂冠。如果一部电影也沉溺于胡言乱语,这就是典型的缺乏真实感和客观性的随意所为。而电影同样作为一种客观性的影像叙事载体,反对“大不近情,自相矛盾”的杜撰,而要求创造一种细致、真实的叙事效果:“其间离合悲欢,兴衰际遇,俱是按迹循踪,不敢稍加穿凿。”然而冯小刚的《夜宴》,显然过于任性和自由。他的电影导演既不受本身规律的约束,也不受它所利用的素材的制约,他把穿凿附会的杜撰当做法宝,沉溺于近乎胡言乱语的叙事狂欢中。这种缺乏纪律约束的电影导演也许能让导演自己体验到一种消极的自由感,但也使《夜宴》成为一部“大不近情”的虚假的电影。电影也是靠细节说话的,只有细节表现得准确、真实的电影,才有可能在整体上形成真实、可信的叙事效果。
   《夜宴》缺乏的就是这些“现代性”品质,不仅如此,它的叙事从本质上讲还是反现代性的。我们从冯小刚的《夜宴》中,看不到成熟的心理分析技巧。他执导下的人物大都缺乏精神生活的自觉性和丰富性,他们不会思想,讲的也都是冯小刚或演员让他们讲的话,做的是冯小刚强迫他们做的事。往深里追究,冯小刚执导下的《夜宴》中的人物之所以如此苍白、虚假和浅薄,是因为他的叙事是我性的而不是他性的,换句话说是主观和任性的,而不是客观和冷静的,他只凭自己的随意的想象展开叙事,而不是设身处地地站在作为他者的人物的立场,真实可信、合情合理地导演人物的内心活动和外部动作。
   《夜宴》的反现代性突出地表现在反对话性方面。而电影作为一种客观性极强的叙事形式,其本质就是对话,就是承认每个人物的个体差异性,就是尊重每一个人物的个性和权利。这种个性和权利,在中国电影的经验模式里,意味着对不同人物心理、神态和性格的准确彰显,意味着对每个人物的思想自由和言说权利的充分尊重,意味着对导演和演员的主观任意性的限制。真正的对话反对的,就是那种毫无个性差异的虚假的相似性和空洞的同一性,就是要反对导演和演员任性地把自己的话语强加给电影中的人物。不幸的是,我从《夜宴》中的人物那里听到的,正是导演或演员强加给他们的语言。《夜宴》中的几乎所有人物,讲的都是一种半死不活的缺乏当代感和新鲜感的语言,一种缺乏心理内容和意义感的语言。我从类似于《无极》、《夜宴》这些夸张过度的公式化、脸谱化的电影叙事中,看不到真实,看不到深刻,看不到美好,却看到了随意,看到了浅薄,看到了油滑,看到了诗意的死灭,看到了想象力的懒惰,看到了在一个具有仇智倾向的社会里,流行了半个多世纪的对知识分子的充满敌意的妖魔化狂欢。
   语言的粗糙和生涩,说明冯小刚在电影文体的经营上过于随意,用心不够。这是一部缺乏分寸感与真实性的电影。它的叙事是拖沓苍白的,对白是失度的,人物是虚假的。冯导演漫不经心地对待自己的人物,为了安排场面和构织情节,他近乎随意地驱使人物行动,让他讲不土不洋、不今不古、不伦不类的话,因此,人物的关系和行为动机经不住分析,人物的语言的个性化和合理性也经不起细究。总之,从这部电影中,你找不到一个有深度、有个性、有活力的可信、可爱的人物。小刚导演的不负责任的随意和失去分寸感的夸张毁了这一切。小刚导演用一些古怪的对白碎片拼凑起来的是一些似人而非人的怪物。比如葛优扮演的厉帝,如此夸张的滑稽和可笑,如何让我们能信服?粗枝大叶的随意和过甚其辞的夸张,致使《夜宴》离真正的人生实在太远,离沉重而纷乱的现实生活,也实在太远。
   冯小刚的电影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用热闹的外衣掩藏讽世的油滑和无爱的冷漠,这种消极的态度,也是对怜悯、同情和善意表现出鄙夷不屑的态度。他怀着一种近乎诅咒的恶意嘲弄一切,他通过对他者的嘲弄,体验一种消极的快感,他对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沟通持一种否定的看法,认为人们所讲的话大多是“废话”。
   著名导演冯小刚是一个很会巧妙地利用媒体宣传和“大腕”效应来创造票房价值的能人。他的“贺岁片”其实不过是一些用夸饰的语言包裹着的文化垃圾而已:内容空洞,千篇一律;轻佻儇薄,境界甚低。他是个小玩意迷恋者。我们从他的电影里可以看到小打小闹、小情小调、小奸小坏、小腻小歪,但是永远别想看到重大的问题,严肃的思想,深刻的痛苦和可怕的真相。在他的电影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和世界观,没有不满和愤怒,没有对于底层的弱势群体的怜悯和同情,没有令人欣悦和感动的伟大与庄严。永远是“没完没了”的闹剧,永远是比“一地鸡毛”还轻的“一声叹息”,永远是一见面就闹的“甲方乙方”,永远是“大腕”们喋喋不休的“一腔废话”。他坚定不移地实践王朔的“玩主”们的人生哲学。浅薄的嘲弄,被当做勇敢;油滑的饶舌,被当做机智;细小的情欲,被当做不变的主题;婚外的恋情,被当做诱人的蜜饵。总之,一句话,冯氏“贺岁片”每年都能让观众“不见不散”的秘密就是用情欲调制迷魂的汤药,——当然,不是说“情欲”不能写,而是说必须写出有深度、有价值的主题,否则就会像傅雷说的那样:“情欲而无深刻的勾勒,便失掉它的活力,同时把作品变成空的僵壳。”
   看了很多冯小刚的电影,感觉他是具有奇才的,不过这种奇才始终却走不出他个人的小圈子。他的目光太短浅,在他眼里,仿佛浩瀚的宇宙中只有地球是唯一居住着生命的地方,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中国这么一个国家,他自己也意识没有一部可以让他感到满意的作品,除了用人气演员和媒体炒作来造势,他没有别的办法去让自己的电影让全世界的人认可。他在试图着改进,渴望在自己的电影生涯中有一次大的突破,渴望有一次质的飞跃,但是,如果冯小刚企图把这些美好的愿望寄托在《夜宴》上,那“在我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夜宴》在中国电影史上也算是一次新的尝试,但绝对成为不了经典,距离世界大片更是十万八千里。别说拿大片来说事,我就拿冯小刚的电影和姜文的电影来说,两者之间都没有可比性,前者最多是满足于小市民消遣心理的小电影,后者却是真正跋涉在电影艺术道路上的大电影。
   如果冯小刚说:“‘拍大片’对我而言是更容易的事。”那么,他就应该为自己所说的话而深刻检讨,因为我们并没有从他的“更容易”中看到“大片”的存在,如果《夜宴》是一部大片,那也是冯小刚自我标榜的。我不知道应该怎样为“大片”这个概念来一个明确的定义,我是这么想的,所谓的大片,就是能对人类社会发展起到推动的作用的,能引导人类走向文明,走向美好,走向更具人道精神的电影,而冯小刚的电影并没有这些更有人文价值和精神深度的东西。
   炒作还在进行,票房似乎越来越爆满,可这一切都离不开媒体的包装和煅烧,加上每个观众的猎奇心理,以为《夜宴》真是一部经典大片,可看完后就会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夜宴》没有什么了不起,在我看来只是一副没有真功夫的花拳绣腿,一个放在豪华大床上的绣花枕头。面对失败的《夜宴》,冯小刚,你为什么不检讨?
《夜宴》是大片? - 殷谦 - 殷谦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4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