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超级女生”是新时代乐坛的怪胎  

2006-08-31 09:35:40|  分类: 殷谦的砖头殷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超女”我一直持有怀疑的态度。这种怀疑并非指“超女”本身,而是怀疑主办方的用心和目的。刚开始的时候,“超女”大赛很让人觉得新鲜,那时候也知道了张含韵这个女孩子,唱了一首什么酸酸甜甜的歌,至今还记得清晰,也会想起蒙牛集团的酸酸乳。那个时候,传说许多张含韵“堕胎”的故事,我当时就想,这娃娃被电视媒体成就了,同时也被毁了。还好,张含韵去读书了,懂得成功是一个渐进和沉淀的过程,后来流言散去,娃娃再也很少露脸。那以后我再没有过多的关注过“超女”。后来又出来个李宇春,她的消息铺天盖地,影响大的惊人,真惊叹媒体的力量。当时少女们提起李宇春就会尖叫,大街上常见留着“春春头”少女们。“超女热”如同当年的“琼瑶热”影响着一个时代。如今这个时代仿佛是“超女”的时代,是一个疯狂的时代,近乎于变态的时代。
   睁大眼睛仔细看看,然后再认真想想,“超女”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不要被银屏上五彩缤纷的霓虹灯迷乱了我们的眼睛,不要让那些掺杂在金属碰击中的声音欺骗了我们的耳朵。什么是真正的音乐?我们在仰望或崇拜着什么?难道是一群会唱几句外语和国语歌曲的女娃娃们的疯狂独舞的舞场?这些显得复沓飘游、散乱破碎,以及缺乏必要的朴素、自然与质实,仿佛随风飘转的歌曲,真的是这个时代的人们所赏悦的音乐艺术?难道“超女”评委们的赞辞下产生的声音就是歌坛的权威?这些在乐坛上略有“音乐建树”的评委们又为我们创造了什么经典音乐著作?再看看那些评委们的点评,语言啰嗦,不够简洁省净,用许多话重复说一件事,而这种重复并不具有积极的修辞效果,而是反映着评委们点评时的随意而主观的语言倾向。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已经不在纯净,在商业利益和拜金教观念驱使下而产生的“超级女生”,其实就是就是一层镀了金的社会垃圾。
   我们都被“超级女生”残忍地欺骗了,当我们为这些娃娃手舞足蹈欢心雀跃时,当我们拿起手机按下发送键时,我们只是看到她们在灯光和音效下的美好。那些假腥腥的眼泪、那些皮笑肉不笑的笑脸、那些假仁假义的感谢,全是他妈的真实的谎言。看着那些现场挥动的荧光棒,我们的头脑发热了,眼睛瞎了,耳朵聋了,我们被花花绿绿的商业包装下的假象给左右了,我们真是傻得可怜。我曾揭露过“超女”的黑幕,可是那些“超女”的崇拜者们对他们的偶像从未怀疑过,并且一次又一次地质疑我:“超级女生有黑幕?黑幕在哪里?”就让我们来看看“超女”的家长是怎么说“超女”的,来自新疆的张美娜参加了“超女”的整个过程,张美娜的妈妈肯定地说现在有关超女的很多黑幕并不是空穴来风,超女妈妈称家有超女是浩劫,已欠债9万余元。张美娜也碰到过,“之前郝菲儿说给评委砸钱、花钱拉短信支持率,这些在超女比赛中并不新鲜,从这场比赛开始,我们家总共花了近11万元。”这些钱都是做何用途?“超女”妈妈说的很清楚,她开始从其他选手那里得知,某选手为了拉票为了晋级,在新疆通过移动公司买了9000张卡。所以之后她也赶紧联系了张美娜的爸爸,在新疆移动公司买了3000张卡,也就是45000票(超女赛制每张卡最多可投15票),家里花了45000元,“但这么多钱也没有使上多大的用处”。
   上一届“超女”李宇春,某玉米为了给她拉选票,投资50万元买了移动卡,终于使李宇春压倒群芳一举夺冠,还有更多的黑幕,只是藏在背后无人知晓罢了。以我看来,“超女”比“超生”更可怕,选手一但落赛后,不仅仅给家庭造成了负担,还给自己造成了“半成名”留下的后遗症,她们的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媒体和昏愚的“超女家长”又像广告商一样,向观众宣传,观众抗拒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和参知欲,便又买,便又上当:他们一次次地对他们心中的“超女”寄予希望和幻想,一次次地相信媒体,却无不一次又一次地承受着失望和上当的双重打击。我们来听听那些红得发紫的超女们唱的歌,究竟有多好?是不是在音乐上有重大的突破?还是创造了音乐的奇迹?她们自己创作了几首歌?哪些东西是自己的?“超女”的“畅销”,有这种情况在里头。事实上“超女”已经堕入低谷,无论离真正的“现代性”,还是离真正的“民族性”,都有不近的距离,“超女”的出现是中国乐坛的怪相,是电视媒体和商家联手推出的流行性怪物,她们的出现是对中国音乐艺术的践踏和侮辱,中国的流行音乐没有什么希望了,整天搞这些事来充斥传统的或有艺术价值的音乐,依靠这些娃娃们来创造音乐奇迹,那真是可悲可叹!
   “超女”害人不浅,如今有很多中学生也不思学习了,整天梦想着当“超女”。有报道称,有一个名叫曾依的女孩,15岁,是湖南岳阳人,岳阳四中的学生,曾是班长兼学习委员,成绩优异。自从迷上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后,每场必看。为了参加“超级女声”比赛,她因减肥厌食而患重病,最终离家出走流落北京,活活恶死在街头。还有不知道多少花季少女,为了“超女”放弃了学业,挤破了头一心扑在“超女”上。
   说白了,“超级女生”是商业和某电视媒体为了金钱而苦心策划的产物,这个独特的创意是有那么点儿新,但这种“新”更多的是怪异,是刻意求之的做作和夸张。从整体上看,“超级女生”是一种情绪性的、个人主义的和形式主义的歌坛现象,它是具有激进的反传统姿态,但是嬉皮式的任性的游戏态度最终会断送它。“超级女生”的主办商和电视媒体几乎放弃了对意义的关注,放弃了那些具有重要意义的音乐艺术原则和趣味标准。他们肆意背叛、嘲弄传统音乐的形成规范和创作纪律,通过游戏式的形式,把音乐歌唱变成流行唱歌的迷宫,赋予音乐和歌唱以游移不定、散乱无序的性质。
  商业情境中的互利原则对超功利的音乐艺术精神具有极大的瓦解性,对抗并最终克服市场伦理对音乐的消解与异化,还需要那些忠诚地为音乐负责的人们付出艰苦的努力甚至巨大的代价。我们缺乏发达的宗教感和成熟的宗教意识。我们有迷信但没有信仰;崇拜世俗权力但缺乏对上帝的敬畏。我们缺乏一个不为世俗权力所动摇的稳定可靠的精神秩序和价值体系。这一严重缺失致使中国的一些音乐成为一种肤浅的、与时俯仰的、短时效的、无意义的文化现象。相当一部分中国音乐作品,要么只属于一个时代,时代结束了它们的价值和意义也随之丧失了;要么只属于少数人,如当今疯狂的“超女”时代,受到一些音乐趣味怪异的音乐专家的称赞,但却得不到普通听众或观众的共鸣和欢迎。
   在我看来,“超级女生”作为一种缺乏内在价值和意义感的歌坛现象,似乎并不能给普通听众和观众带来深沉、持久的美好体验。这些追星族眼花缭乱地看着这些“超女”自娱自乐地进行音乐狂欢,却无法从她们的歌唱中发现能吸引自己的有意义的内容,更是无法把握到有价值的主题。她们有什么?除了鹦鹉学舌般地唱几首别人已经唱了再不想唱的歌曲,她们自身的创造价值在何处?她们被捧出名了,仿佛凡胎肉身上一夜之间插上了天使的翅膀,却忘了自己几斤几两,因贪空名而妄自尊大、睥睨一切。
   “超女”们在电视媒体的包装作用下,以种种方式显示自己非凡的才华和过人的机敏,“自吟自赏,不觉更有旁人”,因此我有必要提醒那些迷恋“超女”的人们,见了那些名气大得怕人的歌星,比如说李宇春、何洁等等,先听听她们的歌,一定要循名责实,看看其内里的货色究竟怎样,而不要管她是鬼才还是天才,创造了奇迹还是引发了地震,也不要管他唱了多少歌,拉了多少票,赚了多少钱。
   面对“超女”,很多追星的青少年近乎到了发疯的地步,他们不允许说“超女”的坏话,似乎说好听话已经成了中国人的一种病态的习惯,已经成了当代演艺圈的沉疴和痼疾,因此,大家见到那些满脸堆笑说好听话的人,一定要警惕、要小心。“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当我们花费时间精力和金钱来疯狂地支持这些泡沫歌星时,可我们的肚子饿着,我们的灵魂被剪去了自由的翅膀。“超女”是社会垃圾,我们应该在崇拜这些垃圾的时候想想自己的价值取向,我们该不该支持“超女”,该不该跟着商家玩这种无聊的游戏?这值得我们重新去认识,去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136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