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海鸥,海鸥,随船飞行的海鸥  

2006-08-18 16:59:15|  分类: 全世界只有你不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大连港,轮船就猛劲地往那片无尽头的深碧中钻去。开始还隐隐地看见海岸,以及岸上小积木似的建筑物。尔后,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只剩下我们的船和那片浑然一体墨玉般的大海。
   我们乘坐的是大连开往上海的客轮,是条快退役的老船。船尾拖着雪白的浪花,好似在碧玉之上狠劲地拖擦出一道宽宽的白色痕印。
   一群海鸥紧随在船尾,准确些说,是紧随着那条白色的浪花带。海鸥们自由自在地飞翔,那样子十分快乐。不时地就有一只海鸥敛起翅膀直扑而下,从浪花中啄起什么,或许是一条被行驶的轮船船碰昏了的小鱼吧!
   “海鸥就这样一直跟着船,船行多久,它们就飞多久。”我不知为什么要这样说。
   妻惊奇了,她一直站在我身边,同样专心致志地看那些海鸥:“真的吗?那岂不要累死么?”
   我说:“是呀,尤其是跟在远洋轮船后面飞行的海鸥,飞上七八天,可不都累死了。”
   妻寂然,眼睛里有些湿润,她是个善良的人,用她自己的话说,她是在《白雪公主》《水晶鞋》等童话氛围中长大的。她总是相信别人,似乎从来不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谎言。她经常把玩笑、幽默、愚人节、新闻之类的逗乐儿都当成真的。妻将一只面包撕成小块,向船尾抛去,海鸥扑棱着争食。她或是想将海鸥喂饱些,好多些力气,别在飞行中累死吧。
   不知自己怎么就随口说出那样的话,其实我也弄不清海鸥会不会随着航行的船一直飞下去。至于海鸥飞久了会累死的话,也只是我的一时臆想罢了。
   我们买的是二等舱位,虽然这条船的设备和条件差,但二等舱,四人一室,也算够享受的了。比起十几个人、几十个人一室的三等、四等舱和坐散席的人来说,更不知要强多少倍。回到舱室,我们看了一会儿书,然后去餐厅吃晚饭,晚饭后又一起去甲板上看海。
   夏天,日落较迟,晚饭后还没落山,在海上也叫“落山”吗?妻一直等着题为《玫瑰海》的诗中所渲染的夕阳红。那是2005年的事,我随地质勘探船“海洋三号”去东大洋海,他们是出海勘探作业,我是随船体验生活。一天傍晚日落之际,血红的日轮临近海面,随着浪涌的起伏,似乎就听见嘶嘶爆爆的巨大的淬火之声。海水被染红了,也可以说是烤红了。先是金红,接着一片血红,那血红稍稍冷却,就是玫瑰红了。海是火、是血,是青春之火和沸腾的血,也是一朵像征爱情的巨大的玫瑰。大海和海洋地质工作者高尚情操感染了我,那次之行我写了不少诗。那些诗的第一个读者便是妻。大海感染了我,我的诗感染了她,我们都沉浸在一片玫瑰色的氛围之中。
   很可惜,这回我们没看到玫瑰海,因为海平线上涌起一片乌云,早早就将太阳遮没了。妻有些遗憾。幕色昏蒙,那些海鸥仍在紧随不舍地飞。
   虽然没看到玫瑰海,却认真地感受了“海上生明月”的意境。农历六月十六,月亮依然出来得早,当我们从右舷转到左舷的时候,那轮硕大无比的奶白色月儿,已经从海水中控出半张脸了。
   较之落日,月亮要亲近柔和得多。而且,竟离得那么近,近在咫尺,似伸手可及。为什么会有这么近的感觉,是大海的魔幻效果吧。
   月渐渐地升,如出浴的美人。在月轮整个离开大海那一瞬,似乎还淋淋漓漓地滴着海水!月光泡着海水,海水浮着月光,一大片粼粼耀眼。海与天与月与我们就这样近,就这样坦诚相见,心心相印,一丝儿隐私也不存在。月是海的精灵,海是承托着我们的那片巨大的青叶,我们只是被托着的细小的虫子罢了。
   月在式舷悬浮着,也随船走,如那群随在船尾的海鸥。
   忽然想着有一个实实在在的谬误,月随船走,是视觉上的错误哪儿真个随船走呢?海鸥会傻乎乎地随船飞行,直至累死吗?也没有这种可能。因为动物都有某种保护自己的本能,鸥鸟是灵性的敏感的动物,它完全可以据本能保护自己,不太可能做那种毫无目的的超越生命极限的飞行。
   我把这种想法告诉妻,她说:“反正我信你,看你怎么自圆其说吧。”接着又说:“最能诱导一个人犯错误的,是他最信赖的人。”
   我们到船尾去。朗月之下,那宽宽的浪痕依然清晰,却是连一只海鸥也不见了。我想此时的船离岸大概很远了吧。
   第二天,依然没看见海鸥,以后的航行中,也一只海鸥没看到,直到进入长江口,船尾仍不见海鸥的影子。可能是进入长江口的时间尚早,凌晨三四点钟,海鸥还在某片陆地上憩眠吧。连这一点我也不敢肯定,因为毕竟对大海和海鸥了解得太少了。妻说:“也许什么都不是,那天的海鸥是为我们送行的!”当然可能,有什么不可能呢?也许会么都是,也许什么都不是……

  评论这张
 
阅读(6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