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情书只是造塑一个倾诉者  

2006-07-27 10:46:40|  分类: 全世界只有你不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手上的这本书《情书大全》。顾名思义,这是本教人写情书的书。这样的一本书拿在手里,让我想起自己写情书的经历。
   最初的情书是写给我家乡的一个女孩子的。记得那是个夏天,在县城的街道旁边的杨树下,我看见一个卖西瓜的姑娘。她穿着水红的衬衫,戴一顶洁白的遮阳帽。她的周围是翠绿的西瓜,清脆的叫卖声越过瓜堆,这声音和色彩都吸引了我。我走到她的跟前,看见在翠绿的西瓜上放着一本许国璋的英语课本。她就是在卖西瓜的间隙里,看那些英语的短句的。这最初的感动使我们通起信来。
   她是师范大学外语系的学生。假期里帮助父母做生意。在她上大学的四年里,我们通的信积攒了厚厚的一大本。我爱好文学,没有人相信我将来会成为作家。就连我的父母也不相信。她从学校的图书馆里给我借来世界名著,我们在那些书信里谈普希金,谈涅克拉索夫,更多的是谈我的理想和对她的爱。
   到她毕业的前夕,她让我帮助她分到一个女孩子点的地方。我的父亲是一个不大的干部,他通过他以前的一位老上级帮助了我。事情办成了,我很高兴。可是我们的关系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她父母不同意。原因很简单,那时我不过是个普通工人,而她却是一位大学生。我为此生了一场大病。在半年的时间里,我头痛、头晕、不思饮食,我几乎不能读书,不能看信。每封来信都让我回忆起收到她来信时的情景。因为我们的恋爱,基本是靠书信进行的。
   这是我的初恋。当时,它留给我的只是一些书信。后来,这此信成了我的一笔财富。我总是记着这些信,就像是记着自己的一份耻辱。那就好像是一双蔑视的眼睛,时时刻刻提醒着我的奋斗心。靠着这些信的督促,我在自己选定的道路上加快了脚步。
   后来的一次恋爱,发生在松山上。松山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自然风景区。原始的森林里,流泉飞瀑,奇石野藤,令人心旷神怡。那是一次诗会,我和一位17岁的小姑娘手拉着手登松山,她写诗很美,很清纯。她写的诗感动了我,她那到可爱的样子也给松山增添了美丽,她长的样子很像电影《城南旧事》里的小英子,在松山的苍翠里,她像一棵亭亭的白杨。在牵着手越过小溪时,我几次想停下来吻她,可每当这时,我就会想起和以前的恋人接吻的情景。我觉得自己已被污染,不配得到她的爱。
   这样的爱是痛苦的。因为我总是想到自己的肮脏。
   离开松山之后,我们就分手了。我回到自己的县城,她则到一所中学里继续读高中,在两年的时间里,我给那所中学里写了几十封信,她的回信比我少,却每一封都很长。她密密麻麻的七、八页纸,有时甚至十多页。我读完那些信后,常常要深深地呼吸几次,心还不能平静下来。
   我总是要在自己冷静下来之后才给她回信,我的信写的很温柔。我像一个真正的兄长,在每个字里都浸泡了自己的关怀,却生怕自己的爱心会惊扰了她。后来她参加了高考,在高考那天,我正在拒马河畔出差。那天我走到一所中学的门口,问了一个学生考题的难易程度,然后我便沿着拒马河奔跑起来。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拒马河畔的风掠过我脸颊的感觉。那是无的脸好烫好烫。
   过了几个月,就传来她考上大学的消息,恰好也是那所师范大学。我依然给那所大学写信,那此被称为情书的东西,至今仍在我的箱子里。而我们的关系却始终没有突破那种近似友情的范围。她很快就在学校里有了男朋友,不过和我的通信也没有中断。过了好长时间,我才知道她的那位男朋友原来是一个很一般的人。他们相处的并不好。
   她至今还没有结婚。她说她已经累了,已经不会去爱。她跟我在松山上结识的那个女孩子,已经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了。现在每当我想起她来时,总是想到她在松山时的样子,甚至有时会把她的样子忘记,只有那些信依然在箱子里压着。
   和我的爱人认识时,我已经离开了县城。因为在一个城市里居住,使我们的爱情不再需要依赖书信来表达。于是这就成了一个遗憾:我们没有一封情书。
   婚后,有一次我到外地出差。在旅馆里我想给她写一封信,一封可以称得上是情书的信,可是我发现我写不出来。那样的话总是使我感到做作。
   她肯定知道我爱她,甚至我到旅馆要做些什么,她也能想象到。她知道我怎么行事,怎么为人,晚上睡觉怎么打呼噜,白天走路怎么东张西望。那我还该告诉她些什么呢?如果我的心灵已经读遍了她的一切,我的身体肌肤已经被她的意识完全包容,那我该怎么给她写一封长信,告诉她我身上哪怕一点新鲜的东西呢?我不能回答我自己提出的这个问题,于是信终于就没有写。
   我是多么怀念能写出情书的那个年代啊!我又把以前写过的那些信翻出来,一封一封地重读着。我发现我读到的完全是自己,至于那些收信的人却是那么虚幻。
   翻阅那本《情书大全》,我发现那些动人的情书,都是写在双方不了解之时。回想起我写那些信时的情景,也不过是一个盲目的恋人。我一点儿也不了解我给写信的那些女孩子,无论是那个卖西瓜的女孩子,还是松山上的中学生,我都不了解。我只是在给我想象中的人写信,向她诉,想让她理解我。无论在任何时候,只要你拿起笔,你总能够看到一个人站在你的面前,她在静静地听着你诉说。她不会嫌你厌烦,也不会打断你的话,更不会把话题引到你不感兴趣的地方去。在你感动的地方,你总能知道她会和你一样地受感动。她在和你一起努力着,来塑造一个你所希望实现的你。这也许就是情书的意义,但它和真正的爱情无关。
   真正的爱情还是妻子给予的。没有她就没有我现在的事业,也没有我现在这份完整的感情。过去的残缺或许会带来回忆,但真正的爱情是实实在在的,它和虚幻无关。从这个意义上说,情书的作用又是什么呢?
   原来,人是那到渴望着别人的理解,渴望着对人倾诉。
   情书只是造塑一个倾诉者。
  评论这张
 
阅读(118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