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郭敬明抄袭:谁在孩子头上狠拍砖?  

2006-05-24 09:09:20|  分类: 殷谦的砖头殷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里花落知多少》的出版致使年少的郭敬明誉满天下谤满天下。
   如今的媒体就如苍蝇一样令人恶心,把你可以捧到天上,也可以重重地摔在地下,这些司空见惯的事例我目睹耳染的不计其数。我讨厌媒体的报道,有刻薄的真实,也有歪曲的事实,总之人若要出名了就如上了案的鸭子,媒体可以任意烹饪,做法不一,但手段独一无二,就是采用纹火慢炖的方法,只到煮烂煮熟煮成粥,幸运的会被视为琼浆玉液被摆上宴席,倒霉的会被煮成臭水一锅,必然如尘饭涂羹遭到被泼掉的下场。我知道媒体的惯用之术,这种得了便宜又卖乖的东西最不可信。原本一次就能说清楚的事,非要分他个十次八次才说清楚,今儿一口,明儿一口,如蚂蚁搬泥土,非咬得你千仓百孔,即便是万里长堤久而久之也会溃于一旦;原来一件事就能交代的,非要分成十件八件的连续热炒,不出事还好,会被这样的方式炒得大红大紫,不过也难免有兔死狗烹的一天,一但再犯点事儿,那便是到了末路,会遭遇“凌迟处死”的“刑法”,天天割你一块肉放在“豆腐块”,然后晾在报纸的角落里,只到你血尽气绝。
   郭敬明似乎成了一大半读者心中的“抄袭专家”,自《梦里花落知多少》背判抄袭后,网络上突现“拥郭”和“倒郭”两大派,不但争论激烈,而且烽火连天,大有武俠电影中江湖上的两大门派决死一战之况,让人惊叹。所有指认郭敬明抄袭者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先是有读者指认他的成名作《幻城》涉嫌抄袭日本漫画《圣传》,紧接着又有人指认他的《夏至》抄袭顾伟丽的《香樟树》,还有人指认他的《左手倒影右手年华》和《爱与痛的边缘》大篇幅抄袭了许佳的《最有意义的生活》和安妮宝贝的网上连载作品……
   真怀疑我们的出版社是做什么的,我虽然未在出版社做过事,但据我了解,出版社在审阅稿件方面还是很严格的,先是初审,再是二审,后是终审,而且大多数有名的国家出版社,审稿的这个角色一般都是出版社出任社长、副社长或总编(主编)副总编(副主编)的编审、副编审担任,这些出版社的核心人物一般都具备高级或副高级职称,绝非一般人所能事。让我们来先看看这个编审是怎么一回事,首先,编审不同于一般编辑人员,他的评定是有标准的:编审须精通本专业的基础理论,有广博的科学文化知识,对某学科有系统的研究和较深的造诣,有较高的理论水平;熟悉新闻出版法律、法规、政策,有丰富的编辑出版工作经验,策划并组织实施国家重点出版物选题,或担任主编的报刊,在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中产生良好的综合效益,专业工作业绩显著;及时跟踪、掌握国内外相关学科的学术动态和编辑出版信息,公开发表、出版高水平的论文、著作;有较强组织和指导本专业全面业务工作和培养专门人才的能力;熟练运用外语获取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恪守宣传工作纪律,有良好的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除此而外,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获得编审或副编审这个职位的,获得它的条件苛刻的惊人:必须是获得大学本科毕业以上学历或学士以上学位取得副编审资格后,受聘副编审职务5年以上的;虽不具备上述学历(学位),但取得副编审资格后,受聘副编审职务5年以上的;或具备上述学历(学位),取得副编审资格后,受聘副编审职务3年以上的;要么就必须是得获省以上有突出贡献专家或优秀中、青年专家称号的;担任主编的报刊或图书,获得国家级奖2个的;或独立担任封面装帧设计的书报刊、音像、电子出版物,其封面装帧设计获得国家级奖4个的;或正式出版的个人专著获得国家级一等奖1个的;或公开发表的个人作品累计获得国家级一等奖2个的;或个人创作的美术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2件(幅)的。现在知道编审是怎么回事了吧?它的门槛究竟有多高,我殷谦心里有数,业内人士心里也有数,不是常人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这就让人生疑,戒备如此森严的出版社,一本书得以顺利出版(我这里说的不包括自费出版)绝非易事,它就如闯关的勇士一样,首先要过五关斩六将,才可将城池拿下,这里首先要看文稿,其次责任编辑报选题,然后上会讨论,通过后再经过编审经过一、二审,最后总编辑要终审通过才行。如此严肃的工作怎么会出现这么荒诞的事?照网络指认抄袭的那样,我们的出版社难道一点也看不出来?并且是连续抄袭?上面已经说过,编审是熟悉新闻出版法律、法规、政策,有丰富的编辑出版工作经验的,难道出版社不知道抄袭是违法的事?还是出版社知法犯法?我看都不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的出版社也是企业,在市场经济的驱使下,他们也是“一切向钱看”,在这种只为了牟利的思想前提下还有什么不能出现呢?所以,假如郭敬明的所有作品正如消息所说的那样,罪魁祸首首先应该是出版社,与其说郭敬明在抄袭还不如说是出版社在抄袭呢!
   到目前为止,真正让我确认的是,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是断章取义或移花接木或改名换姓地抄袭了庄羽的《圈里圈外》,因为法院已经判决了,所有证据确凿,郭敬明是抄袭了其中连同姓名加起来的一百余处,我精打细算了一下,也就除了抛开“英雄所见略同”的情节雷同的几处之外,抄袭的东西也最多占百分之二十,可这百分之二十就能让庄羽获得几十万元的赔偿,就能让庄羽这个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一夜之间成为家喻户晓的大人物,就能让那发行量原本才区区六千册的《圈里圈外》顷刻之间洛阳纸贵!
   我看了《圈里圈外》和《梦里花落知多少》,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圈里圈外》有些勉强。其实这两本书表面上风格相似,真正表达的思想却大相径庭。《梦里花落知多少》表现的是青春期的酸涩与叛逆,《圈里圈外》表达的是社会底层一帮堕落的群体,是一些具有病态心理人群的写照,正如一个网络作者所说的一样,穿同一个牌子的西装,在同一个地方狂欢放纵,实际上却是两个人,伤心人各有怀抱。”
   不能把单纯的模范和借鉴视为纯粹的抄袭。比如,《圈里圈外》有两个人挥舞着臂膀撕打的描写,被指出《梦里花落知多少》有“吃饭是挥舞着鸡爪子”是抄袭了前者,真得看不出这两句之间有什么联系,有什么抄袭的事实,更看不出顾小北和张小北之间有什么血缘关系。其中很多被指定为有抄袭痕迹的却都是书中用来表现时尚和另类生活的小噱头、小道具。有网友说,“就算是生活中的颓废青年确实都离不开名牌服饰、酒吧、蹦迪、飙车、麻醉剂,就算是那个城市里供他们发泄多余精力的就只有那么几个地方,即使对塑造人物形象再有典型意义,为什么不能刻意改成别的东西?“燕莎”能不能改成“赛特”,“雕刻时光”可不可以换成“昨日再现”?不用“路易"威登”用“杰西亚”行不行?如今这些无足轻重的小细节被收集作为“雷同”的证据,实在太不值得了。”这话说得透彻。我爱看上海的《故事会》,此刊有个栏目叫“阿P的故事”,每次讲的这“阿P”先生,其故事几年如一日都没有变过格调,怎么看怎么像鲁迅笔下的阿Q!故事情节有时侯也很雷同,按照庄羽告郭敬明抄袭她的情节这般说法,《故事会》中这个“阿P先生”不知道多少年如一日地抄袭着大文豪鲁迅笔下的啊Q!如果鲁迅还活着,再那么一告,那《故事会》不知道要赔多少进去。
   说到这里,我想起我的一段经历,提起此事,我到现在还有些面红耳赤。有一次,嫂子让我照看她的宝宝,宝宝才满月,总是啼哭,嫂子就拿了一瓶钙奶让我喂他,果然,当我把奶嘴儿放进他的小嘴里的时候他吮吸着便不哭了,看到宝宝吮的这么津津有味,再看那个五彩缤纷的钙奶瓶,我的口水汩汩地从舌根涌出,我终于忍耐不住,将奶瓶拔下放入我的口中,宝宝大哭。嫂子闻声赶来,看到我口角流出的奶水,再看看哭得满脸通红的宝宝,用手指戳着我的脑门说:“真是没出息!一个大人了竟然从一个婴儿的嘴里掏食吃!”听到这话,我羞愧难当,害臊的半天抬不起头来,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想到庄羽状告郭敬明,真让人叹息,作为一个新华社记者,庄羽也会和一个孩子争名夺利,真让人脸红。
   庄羽是圈里人,郭敬明是圈外人,这圈里圈外究竟有多少是是非非真真假假实在是不明不白。
   据说,庄羽7月就看到了《萌芽》正在连载《梦里花落知多少》,那个时候她却只字不提抄袭的事,一直等到《梦里花落知多少》正式出版发行了,才抛出了炸弹,而且威力无比,大获全胜。名气也捞上了,钱财也捞上了,他的《圈里圈外》也成了抢手货。这种手段足以看出庄羽的聪明和心计。
   一个孩子犯了错,我们应当给他的是正确的教育和改过的机会,而不是借鸡生蛋,将他变成可利用的东西为自己谋取名利,在这件事上,我可惜的是郭敬明过早地被卷入了成人的纷争之中,不过,这么小的年纪就能独自对付尔虞我诈的成人世界,我叹服郭敬明的勇气和胆略。
   郭敬明在《梦里花落知多少》这件事上是有他的不对,不过不能一概而论,他毕竟年龄还小,追求文学创作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没有一定的生活阅历和文学基础肯定会出现缺陷。加上年少爱慕虚荣,追逐名利,难免会在创作中有依赖性,就有了模仿或者择句摘段地抄袭一些他人作品的行为。对照《圈里圈外》,我把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中抄袭的那些部分看作为间接的模仿,这也是写作中走捷径的一种不好的表现,表现的急功近利。不过我们可以从《梦里花落知多少》这部作品里看出它的价值所在,至少郭敬明也投入了自己的思维和才华,他是在认真地去完成自己的作品。
   《梦里花落知多少》里有模仿的痕迹。人善于模仿的心理是天生的,就像我们现在有些青少年模仿韩日少年化装或着装一样,像我们平时喜欢谁的歌就去模仿着他的嗓音去唱那首歌一样,这是天生的秉性,有时候连我们自己都浑然不觉。
   我常看到我周围的一些弟弟妹妹们把自己的黑头发染成红色或咖啡色的,或者五颜六色的,我不觉得奇怪,我认为这就是人天生的模仿心理在作怪,虽然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我也想过:这中国人的头发是黑的,为什么要染成西方人黄色头发呢?我还了解到,那韩国和日本人的皮肤和头发和中国人的一样,他们把自己的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也不就是再模仿吗?模仿西方人的。
   还有我的一个朋友,一个典型的周杰伦迷,他的周围几乎都是周的世界,周的画和周的歌碟,就连他的发型也是周的,周穿颜色什么款式的衣服,他也会千方百计地去穿那样的衣服,经常把自己打扮长周杰伦第二,我问他:你自己呢?他头一歪,斜眼看着我,额前的几缕头发遮住了一只眼睛,他几乎用周的口气对我说:“我?我就是阿伦的,我喜欢阿伦我觉得我像他活得才有意义。”说完哼起了周的歌,不仔细听还很难分辨出是周声音还是他自己的声音。
   这就是人天生的模仿心理。
   郭敬明在写《梦里花落知多少》时首先有成熟的构思和框架,在自己的作品有些情节构思近乎枯竭的时候,就抄袭了庄羽,这说明庄羽的《圈里圈外》写的好啊,他看了后印象深刻,所以在写作的时候就不知不觉的顺着庄羽的思路下去了,又觉得庄的文字组织的好,就干脆“用”两段,这一点,对年纪尚小的郭敬明,我是可以理解的。
   我记得小时候父亲让我读《红楼梦》,我读了11遍,几乎把《红》都背下来了,就是现在你让我说哪一段我也会说的很详尽,这是好事吧?也不,后来我不论是作文还是给朋友写信,那语言那语气就和曹老先生的一样一样的。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走出的这个误区,总之后来看了鲁迅的作品写东西就像鲁迅,看了张爱玲的作品就像张爱玲……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直到我后来我努力地写,努力地读一些与文学关联不大的书籍,我才摆脱掉那些名著的影子,终于形成了自己的语言风格。就这样的问题,我的几位文友也遇到过,就说李傻傻,我毫不隐瞒地告诉大家,他就是喜欢读沈从文的文字,以至后来大家发现他的文字和那沈从文的有三份相似。还有韩寒,我也不假思索地告诉大家,他受钱钟书的影响不是一般的程度,他的字里行间抹着一层浓厚的钱钟书文字的脂粉……
   每一个人都在人或环境的影响中慢慢长大,从古到今,一辈到一辈,辈辈如此。
   要说抄袭这种现象,一个是抄袭程度的问题,一个就是对抄袭的本意理解的问题。文字本来就是我们现代人创造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分享和运用它的权利,包括现有的词组或成语都可以调用,有的人能用的娴熟,驾驭自如,便成了他自己的东西,要严格考究起来,这也算是抄袭,抄袭文字,抄袭词组,抄袭先人们创造好的成语,甚至还抄袭先人们留下的思想和文化,难道不是吗?
   已经很少有优秀的作家了,许多作家写出的作品并不是自己的思想,充其量也只能算一个汉语文字组织者,如此等等,这样严格的考究下来,我们后人岂不是都是“大抄家”了吗?所以,这是对抄袭本意理解的问题。难道庄羽敢说自己的作品中没有丝毫剽窃来的东西?我敢说,她绝对有。《圈里圈外》抄袭的地方还少吗?该书开始部分前2段,“我习惯按猪的方式把这个令人迷醉的城市分成若干圈,工作圈、娱乐圈、朋友圈、文化圈……”,如此等等,倘若听过盘古乐队的《猪三部曲之圈》,二者之间的亲缘关系便一目了然。再举一例,《圈里圈外》47章有一大段,“高原认为,一个女人应该有气质,如果没有气质,她就应该长得漂亮,如果她不幸长的又很抱歉,那她就应该体贴人……如果她……那她就只有等缘分了……”,这就是几年《读者文摘》刊载过的一片翻译文章,庄羽在这里一抄就是几百字,如果哪天这位外国的作者发现了,也来告《圈里圈外》跨国抄袭,真不知道庄羽如何应付。说归说,就这样,我同样认为庄羽是间接的模仿或借用,说她是抄袭也不过分。但《圈里圈外》就是独立的作品,整体上对照《读者文摘》上的那位老外写的文章根本就不搭边,和《梦里花落知多少》一样,和《圈里圈外》整体上对照,也不搭边,小说反映的社会现象或者思想主旨截然不同,《圈里圈外》是成人某个社会阶层的一个缩影,而《梦里花落知多少》则是青春少年这个社会阶层的一个缩影。
   《萌芽》杂志的一位编辑公开说:“他的走红,完全超乎想象又顺乎情理。即使不是郭敬明,也会有‘李敬明’或‘刘敬明’或者其他什么人。就像当年的汪国真、罗兰小语一样。这个年龄的孩子需要这样一种精神产品,而他恰好地提供出来了。”这位编辑承认,“不论我多么不看好郭敬明的作品,但他的想像力和创造力还是令人刮目,像那部引起“抄袭”争议的《梦里花落知多少》,完全是郭敬明不熟悉的生活,但他至少写得有模有样!”其实这样的评价是最合情合理的,也只有这样的专业人士才会有这样公正的评价。
   庄羽的目的不言自明,就是想借着郭敬明的人气来炒作自己,让自己也迅速地红火起来。庄羽说,郭敬明抄袭了她的几处故事情节,看了看我也能确认,《梦里花落知多少》中的几处情节和《圈里圈外》的几乎如出一辙,这也就是庄羽能打赢这抄抄袭官司的主要原因。那么庄羽怎么不去看看最近出版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这本书?要说抄袭情节,我认为《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这本书严重地抄袭了《圈里圈外》。仔细看,该书的故事背景从成都拿到北京,大款、导演,编剧换成老总、部门经理,陈重就是女初晓,初晓就是男陈重,那种对自己彻底的放弃,对真实感情的彻底怀疑,恬不知耻地享受糜烂生活又彻底地鄙视它,从人物性格到氛围简直就像从一个模具里倒出来的。这样的抄袭难道是英雄所见一般?庄羽怎么不去将该书的作者告上法庭?因为庄羽知道,不值得去这么耗费尽力,因为就算把官司打赢了也捞不到多少油水,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倒帮了该书作者的忙,自己显得没品位不说,倒让别人得了便宜。
   郭敬明抄袭事件已经沸沸扬扬了好些时候了,众说纷纭,终不能划上句号。我不赞同主流对郭敬明的言辞过激的批判,大有“一棍子打死”的情景。郭敬明是抄袭了,而且有些地方是照本搬科的抄,剽窃别人的思想叫抄袭,剽窃别人的作品的情节也叫抄袭,不论法律是否保护文章情节。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郭敬明本身就有一定的文学天赋,他的文字我看过很多,写的确实很好,这就说明他有文学造诣,就是他不抄,也一样能写出比现在的作品更好的作品,比如说《幻城》、《左手倒影右手年华》和《爱与痛的边缘》、《夏至末至》。也许有人会立即站出来说,《幻城》也是抄袭了《圣传》,那是嫉妒者的说法,迄今为止,我还有在哪家正规媒体上发现有《幻城》抄袭了《圣传》的报道,至于怎么抄袭的,抄袭了什么更是无一字之见。至于《左手倒影右手年华》和《爱与痛的边缘》、《夏至末至》也被说成是抄袭之作,那更是无稽之谈,小道消息,不足为信。
   郭敬明现象本来就是畸形的,现在的社会不应该出现的文化现象,文化名人年龄愈来愈趋于低龄化,现在四岁的娃娃出版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已经不是新闻。我不想为郭敬明辩解,他抄袭别人的作品应该受到大家的批评,应该给他一些打击,这样对他以后的成长和发展自然有许多好处。但是我不能忍受一些媒体或个人对他恶意的扼杀,就他的这件事,还不至于就一棍子打死他。
   归根结底,都是媒体和出版社惹得祸,媒体和出版社也有很大的责任。郭敬明当初就是被媒体捧起来的,现在媒体却又要将他置于死地,媒体喜欢唱阴阳腔,喜也它怒也它,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媒体对这些小“作家”的危害。补充一句,不要过于相信媒体所报道的那些事,事情的本质和媒体的报道是有很大差距的,事情究竟是怎样的呢?真的和媒体所说的分毫不差吗?其次出版社的商业目的也捧杀了郭敬明,看到媒体造势如日中天,郭敬明大红大紫的时候,便千方百计地推他的作品,不管是陈芝麻还是烂谷子只要冠上郭敬明的名字就可以捞来大量钱财,挑唆着一个天真无知的少年为他们争取名誉和利润,和庄羽的心思一样,都是司马昭,真是用心险恶,其心可诛!
   郭敬明又转身挤入娱乐圈去搞音乐了,尽管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是他自己的行为,但这同样免不了被人利用的嫌疑,大概唱片公司也想,以郭敬明现在的人气,他的唱片要比他的书更有市场。
   公正的批评是关键,不能光针对他个人作出毁灭性的攻击。不要说郭敬明因为抄袭了庄羽就变得一无是处,就当我们抛弃了《梦里花落知多少》,那还有《幻城》、《左手倒影右手年华》、《爱与痛的边缘》和《夏至末至》,这些作品不比《梦里花落知多少》好吗?为什么偏要盯着一处伤疤不放呢?我们为什么看不到郭敬明好的方面呢?
   这就好比鲁迅先生说的一句话,和一个人吃花生一样,津津有味地吃着,感觉花生很可口,没想到吃着吃着吃出一粒发了霉的花生,便大倒胃口,于是唾骂,这是什么破花生,真他妈难吃!连前面的吃的也不香了。
   就是批评也要就事论事,不能一概而论。我看了许多网络论坛、贴吧里,有人用“骗子”、“小偷”、“文贼”等等字眼来侮辱、抨击郭敬明,群起而攻之,这板砖拍得忒狠了!让我确实感到心寒。我觉得这不是文艺评论或批评,这与泼妇骂街无异。我们不但要对他的抄袭给予客观公正的批评,而且要对他的创作给予一定的鼓励。
   对郭敬明抄袭事件我就说这么多,总之心情很复杂,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也许有许多不到之处,至于有人再借题发挥,那我就顾不了许多了。目光放远,回过头再看看本质以外的东西,我们是不是要思考一些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00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