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话说麻将  

2006-04-24 22:17:54|  分类: 长舌男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普及而言,在当今中国,某种程度上任何一种娱乐方式都不能与玩麻将相提并论,然而麻将的声誉却很臭,在新闻媒介中,无不被口诛笔伐。虽然如此,国人对麻将的醉迷仍有增无减,可谓趋之若鹜。这正应了湖南的一句俚语:长沙的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麻子将军”,就是这么个怪物。
    中国作为文明古国,国粹是很多的。京剧这个国粹,命运多舛,已身不逢时,时下除少数年长的能哼上几句外,绝大多数年轻人已吃不消停腔落板的慢节奏了。书法这个国粹,虽说又出现了一阵书法热,但这热度也是有限的,就普及率而言,研习收法的人所占国人的经例究竟有多少呢?
    看来“国粹”中真正被国人发扬光大的也许要算麻将了,以其有如下特点为证。一曰面广。我套用一句“十亿人民九亿商”的说法,就是“十亿人民几亿麻”。在我的印象中,过去麻将好象只是影视里无聊的姨太太的专利,而现在从几岁玩童到八旬老妪,谁不知道“搓一盘”的含义?从机关到厂矿,从城镇到乡村,从“长城内外到大江南北”,何处不闻麻将声阵阵?二曰艺精。俗话说熟能生巧。多方操练,牌坛真是个个身情绝技,高手如云。中日韩围棋擂台赛,自聂卫平力克劲敌为国争光被授予“棋圣”称号后,中方屡屡受挫,“棋圣”也未能再次辉煌。我发奇想,假如中日韩来个麻将擂台赛,只要随便派上几员,肯定稳操胜券。那些热衷办赛者再来一项麻将大奖赛,每人交上参赛费10元,设个百万元冠军奖金,广告一出,新闻媒介一炒,绝对轰动全国,到时既选拔了牌坛人才,又可使主办者、参赛者名利双收,皆大欢喜。三曰瘾粗。受玩麻将的很少有不上瘾的,就象吸鸦片烟一样。一旦牌瘾发作,2天3天连续作战是常事,通宵达旦就不用说了,据说有位教师上课时竟使用麻将术语:将黑板擦子叫“塞子”,将值日叫“坐桩”,其牌瘾之大就可见一斑了。四曰好财。麻将本是娱乐工具,正如围棋、扑克一样。但麻将已成赌博的代名词,赌注几分几角到成千上万,无钱的小赌,有钱的大赌,反正一张牌桌便是一个赌场。据说澳门是国际性赌城,    然而以赌场和赌徒的多寡而论,它岂能与大陆相媲美?
    有位学者曾作了番分棉,他认为中国人崇尚麻将与日本人崇尚围棋,是由民族心理差异决定的。麻将心理是各自为阵,而围棋心理是整体全局意识,“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三个中国人是条虫”,也是麻将心理的体现?
    一个民族崇尚一个毫无价值可言的东西,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民族的悲哀。从这我们至少可以洞察出某些国人精神颓废和心理迷茫,他们玩弄的不仅仅是麻将是赌博,而是在游戏人生,消费生命。但愿国人早日觉醒,但愿麻将这个“国粹”永不昌盛。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