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明星就能随心所欲“造人”吗  

2006-12-29 07:49:55|  分类: 午夜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亚鹏的一位好友在参加慈善晚宴时向媒体曝料,李亚鹏准备明年与王菲再生一胎。话经媒体曝光后即可引起争议,于是拿出了国家的国策和法律来说话,关于“鹏菲”是否可以生第二胎争论不休。本来一句话,也许是开玩笑,这不能证明“鹏菲”就一定要再生孩子,不过,就此引起的话题倒是值得人思考的,比如说,这个明星接二连三生孩子的问题,是不是已经违反了国家的法律法规。最近听说毛阿敏又生了一个孩子,无独有偶,在“鹏菲”慈善晚宴上,景岗山堂而皇之地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亮相在媒体的镜头下……这让我想起我的一位同事,因为生了第二胎被搞的精疲力竭,不是说交点罚款就算完了,比肩继踵的是夫妻二人被解除了公职,开除了党籍,没收了单位住房,本来能在单位有个美好的前景,可全因这一胎而成为遥远的梦想,如今两个聪明才智的大学生和国家公务员整天蜷缩在菜市场的角落里卖菜为生,疲惫不堪,他的儿子也能帮他们拿菜了。老百姓想多生个孩子比登天还难,这明星生孩子就如养宠物,就那么容易么?国家的国策和法律是不是在他们面前已经失去了效力?这不能不让人产生怀疑。
   精明的媒体首先提出了质疑:“‘菲鹏’要生二胎,政策允许吗?”,随后搬出了相关的法规,“申请生育第二个子女必须经指定医疗机构诊断证明为非遗传性病残,不能成长为正常劳动力才有资格。”,很明显这是针对“鹏菲”的,因为李嫣“唇裂不算是残疾,只能算畸形”,“鹏菲”要生二胎还不是那么容易,需要“向户籍地计生办提出病残儿医学鉴定申请”,“依据鉴定结果才能决定是否符合生育二胎的条件”。这不明摆着吗,李嫣不属于残疾,“鹏菲”夫妻也并非独生子女,如果按照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和法规严格执行的话,“鹏菲”生育第二胎就是不可能的事,就是违反了国家的政策和法律。就算是超生了也无关紧要,断不至于到杀头的地步,交了罚银了事,明星有的是钱,别说打算再生一个,就是再生十个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他们不怕罚款,你最多也只能罚两个钱。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和法律对明星并没有这样的约束力,确切的来说,对很多有钱人来说都没有这样的约束力,80年代初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进入90年代,这句话便成了“有钱能使磨推鬼”,可不可行不行,就看你有钱没钱,只要有钱,一切皆有可能。
   李亚鹏的干爹张纪中的话有些意思:“生孩子是人家的事情”,说的好,生孩子是人家夫妻俩的事,但这也是国家的大事,否则怎么会有计划生育的政策?张纪中的这番话就映射着明星生孩子的优越性,说白了就是钱!意思是说,人家有钱就让人家生呗,你们这些外人跟着瞎搀和啥?所以张纪中说,“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说吧”。孩子生下后来还能说什么?计划生育政策和法律就是怎么能耐,也无法叫孩子再回到她娘的肚子里去,孩子生下来后交银子不就行了?这就是她们的特权,而这个握在她们手里的特权就是她们手里的钱。如果中国人都和张纪中一样,那中国人口怕是再也控制不了,普通老百姓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想“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说吧”,那中国岂不乱套了?张纪中这句话暴露了他连最起码的社会责任感都没有。殷谦想,我们周围的空气多么沉重,很多人在重浊与腐败的气氛中昏迷不醒,鄙俗的物质主义镇压着思想,并且阻挠着政府与个人的行动,整个社会在乖巧卑下的自私自利中窒息以死。在许多人看来,娱乐圈明星有权力生活在不受道德律令约束的理想国里,他们是与常人不同的另一种人,似乎他们可以为所欲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们可以纵情声色,想玩多少女人就玩多少女人;他们可以放浪形骸,今天和这个人恋爱,明天和那个人分手,后天再和另一个人结婚;他们可以用自己头顶上的光环或大的怕人的名气来撒野甚至去做恶,他们讨厌别人用道德的尺度来衡量和质疑他们,因为在他们看来,他们是搞艺术的,他们是艺术家,是明星,艺术和审美的法庭不受理因道德或趣味或人格等原因而提出的上诉,因为艺术家、明星都是“那样”的,于是他们成了一群享有道德犯罪豁免权的特殊阶层。
   李亚鹏发起和筹建的“嫣然天使基金会”赢得了人们的支持和拥护,人们在同情这三口之家外还为他们的爱心所深深感动,尤其是这次在北京举办的“爱心慈善晚宴”,为基金会争取来千万资金来造福国内的唇裂儿童,这一举动更加让李亚鹏夫妇在人们心目中树立起了高大的形象。但是,我的一位朋友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在演戏。朋友的话我并不惊讶,毕竟她是圈子里的人,而且她也亲自参加了慈善晚宴。我不明白的是,这演的是哪出戏?朋友指点道,“嫣然天使基金会”的出现是必然的,慈善晚宴也是必然的,这是走个过场,其实就是为了“菲鹏”第二胎做铺垫,如果不做点“善”事,想要第二胎就不是那么顺利的事;另外,李亚鹏和王菲的结合导致李亚鹏人格魅力几乎殆尽,关于他的负面报道层出不穷,做这个善事基于李嫣唇裂,也是合情合理的事,这会让李亚鹏在负面的逆境中起死回生,并且会让很多很多“误解”他的人对他陡然产生好感,人们通过李亚鹏的“慈善晚宴”中看到了“鹏菲恋”的真相,一种被普遍的盲目和精致的谎言遮蔽的真相,而且还让人们从“慈善晚宴”中体验到了超越生活本身的自由感,感受到了李亚鹏和王菲对于生活的道德热诚和道德关怀,感受到了心灵被净化的巨大的内在愉悦。还有一位朋友说,王菲带李嫣去美国治疗兔唇,李亚鹏曾秘密佛教圣地祈福,并许下愿,如果李嫣能手术圆满,将为所有患有兔唇的儿童做一些善事,也许是佛祖显灵了,终于让李亚鹏如愿以偿,“嫣然天使基金会”的出现其实就是李亚鹏还的愿。无论李亚鹏出于什么想法和目的来筹建这个基金会都是值得赞扬的,毕竟他是为社会做的贡献,毕竟他是造福那些有同样痛苦折磨的儿童,只要是做好事,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我们尊敬的人。
   对于李亚鹏和王菲有没有资格生第二胎,殷谦想没有资格,因为他们并不具备符合生育二胎的条件,“嫣然天使基金会”也好,“慈善晚宴”也好,这和生不生第二胎毫无关系,不能因为做了善事就有权利或者资格去违反国家计划生育的国策和法律,假如所有的明星都这么做,假如人人有点钱了都这么做,那么计划生育就丧失了它本身的积极的意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论是谁,有权的还是有钱的,都不能践踏法律的尊严,我们生存的环境是大家的,不是个别人的,对此我们要坚持一致的反对。同时也呼吁计划生育部门对这些明星或名人有一个具体的约束,不能光靠罚钱来解决问题,这些人能生的起也能罚的起,罚款不是最有效的制裁手段,应该采取一些行政手段,比如说罚“禁唱”、“禁演”若干年等等有力的措施,来遏制这些“有条件”的人随心所欲地“造人”。
  评论这张
 
阅读(73484)| 评论(5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