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殷谦  

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网易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或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女记者是“鸡”?  

2006-11-28 09:18:01|  分类: 殷谦的砖头殷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有人似乎都是因名而来,所有冲突也似乎都是因名而起。因为《南方周末》记者吴虹飞将自己写成“乖僻、孤独、自私的人”,黄健翔于博客上飞书走檄痛斥了吴记者一顿,话语偏激,言辞犀锐,看来已是气愤之极;吴记者也不是省油的灯,来势大的吓人,毕竟是清华大学的双学士外加一文学硕士,显然理智许多,行文中也不聚气,而是慢吞吞悠悠然,看似软语温言,其实许多话里也如藏着浸了毒的利刃,这叫杀人于无形中,是有了功底的,否则又能如何彰显她的文采与气度?想比之下,黄健翔出言不逊恶语伤人,大骂人家是“鸡”,俨然一副莽汉作派。做事见做人,殷谦以为也就是黄健翔这股“莽”劲,让他“滚”出了央视大门。
   黄健翔与董路每次都是绑在一起做事的,只要黄健翔出来,那董路必在身旁,这俩人是典型的“二人转”。在他们发表的檄文字里行间,都弥漫着谣诼与诬蔑混和而成的古怪气味,氤氲着挖苦和冷嘲构成的“阴险”毒雾,透过这些阴暗诡秘的话语缝隙,你会看到他们“面部狞厉”的表情,殷谦看到,虽然他们显得勇敢而且无所畏惧,但是作为两个有很大名气的公众人物来说,去竭力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记者打仗,真让人可怜他们的渺小和无力。两个大男人对一个弱女子发起猛烈的攻击,实在有失男子气概,如果不是小气鬼,为何有这般孩子气?她吴虹飞名气再大也大不过你黄健翔,她吴虹飞再能力也能力不过你黄健翔,什么大风大浪你没见过,又何必为一个小女人的一句话而动怒?我终于也明白了为什么齐达内会顶了马特拉齐一头,就是因为他和你一样是个鸡肠小肚的人。尤其同样是从事新闻工作的人,公然侮辱对方是“鸡”,这多少让人感到惊讶。
  殷谦认为,黄、董是典型的“二人转批评”,这与正常的批评大不相同,正常的批评是人的批评,至少是把批评者和被批评者都当做人,正常的批评是人与人的精神沟通和心灵对话,不但尊重对方也要尊重自己,可是黄健翔不但侮辱了别人也同样侮辱了自己。如果说黄健翔发表“檄文”是为了得到别人的理解和认同,那么他首先要怀有一颗同情的心,首先来理解别人。“二人转批评”则是另一种景象,他们把好好的批评变成了粗鄙的诅咒,变成了无情的审判,变成冷冰冰的话语,这个时候,和他们曾在一起“喝茶”的吴虹飞也不再是有个性和忧伤以及有爱憎的人了,她仿佛只是悬挂在木架上的一只标靶,或者是一件工具一种手段,除了供其泄愤,若有其它目的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二人转批评”是赤裸裸的,他们不像吴记者行文那样“羞答答”的遮掩和“文绉绉”的表达,而是让自己的文字一丝不挂地在白纸上裸奔或狂舞,比如说随便就把吴记者称之为“鸡”,比如把吴记者说成是“穿上裤子就不认人了”的人。
   吴记者明明预约给黄健翔的是“天堂”,但黄健翔跨进去的却是“地狱”;吴记者明明满脸是肝胆相照的诚信,脚下的绊子却早已布置好了——饶你“奸”似鬼,喝了老娘洗脚水。这个叫吴虹飞的记者也忒过分了,别的话我可以不相信,但是黄健翔的这些话我是深信不疑:“她们设计的问题太阴险!她们来找我采访,就是抱着要灭了我的想法来的。比如提五个问题,前面四个让你把戒备放松了,到了第五个,就是特别阴险的问题。她们拿着这些问题去找我的朋友,找我的前同事,他们中有几个人很警觉,在接受她们的采访以后发现了这一点,还打电话来问我。”对于那些热衷于炒作的记者来说,就热爱干一些在别人背后放冷箭的事,殷谦可以断定吴虹飞是设了圈套害了黄健翔,否则怎么会令他动雷霆之怒?我们可以分析一下黄健翔这番话的真实性,说的比较细腻和诚实,很多记者都是惯用这种采访手段,正如“提五个问题,前面四个让你把戒备放松了,到了第五个就是特别阴险的问题”,如果不是亲历,黄健翔是编造不出这些话来的。卑鄙也好,无耻也好,她是个记者,记者就是要有这种本领,否则又怎么能将最“有价值”的信息传递给读者?采访的方式的有很多种,只要被采访者有所防备就行,根本没有必要说人家是阴险,她不是法官,你完全可以拒绝回答她的“阴险”问题。记者是有他工作中“残缺”的一面,但是面对这些“残缺”,我们不能像黄健翔那样用褊狭的个人恩怨取代平理若衡的理性态度,更不能像董路那样“意气用事”地去为哥们黄健翔夸大渲染和曲意回护以及巧言美饰;否则我们就从董路或黄健翔那里听不到多少负责任的声音和有价值的判断,这个年头,市场炒作的巨大声浪扰乱了我们的思维,瓦解了我们相信“诚恳之言”的信心和勇气。
   不大清楚这个吴记者是不是如黄健翔所说的那样,准备步张钰后尘,也不清楚她是不是真的为了炒作,不过有一点可以断定,黄健翔不大可能借用一位小记者为自己炒作,如果要炒作,他完全可以找个来头更大一些的,至于吴记者那就不一样了,或许有借助黄健翔炒作的嫌疑,或许没有。有和没有已经失去了意义,如今这个时代,能炒作的人不炒作,那不就是傻瓜么?所以也没有论长道短的必要。不过,这个吴记者是值得说道说道,一个记者做到这个程度也算是她的悲哀了。
   黄健翔说吴记者的“良心让狗吃了”,还说吴记者“设计的问题太阴险”,都缘于吴记者新闻写得有水分。可是吴记者却说“为了怕他难受”,她连让他“澄清自己是否赌球”,以及“离婚的官司”的事情,她都一概不问,至于到底问了没问那也许是个迷,不过以吴记者之言,她是怀着同情和理解别人的心情采访黄健翔的。可是殷谦却发现其中有诸多破绽,吴记者在博客中说:“为了保证大部分材料是一手的,准确的,我基本上保证所有的引言都有出处,我写得小心翼翼,步步为营,跟我写随笔的跳跃文风大相径庭,简直是写一个论文一样小心,就差标出注解了……”殷谦看到这句话里有“大部分”、“基本上”这样新闻写作最忌讳的字眼,新闻是严肃的,是要求实事求是的,精准无误的;可是作为记者的吴女士却无法确定自己所掌握的材料的真实感和准确性,至于她说“和写随笔的跳跃文风大相径庭”,这纯粹就是脱了裤子放屁,新闻如果和随笔成为同胞,那还能叫新闻么?就是论文也不能和新闻写作去相比,写论文要小心,可是写新闻更要小心了,新闻中所强调的客观公正和真实准确是别的文体无法比拟的。吴记者说,“我文中写的,属于基本事实。”,“我基本上是用别人的话来讲话”其实,这两个“基本”的出现已经狠狠地甩了她一记耳光,由此可见,她采写黄健翔的新闻稿的真实性已经“基本”丧失了;她竟然还知道自己是“记者”,还知道记者“不过是一个中介”,“中介是不大搀杂个人色彩的”。这个“不大搀杂”应该是“绝不搀杂”,可是吴记者所说的“不大搀杂”和“基本属实”都一个笼子里的鸟,真是“不大”好区分。看到了吧?当新闻的语言中有了游戏的成分,当这些游戏的成分超过了形成强烈的美感所必需的庄严和静穆的时候,新闻也就成了近乎玩世的笑谈,也就难免给人一种轻飘飘的、缺乏重心的感觉。
   吴记者说,“作为一个记者,我始终会对我的受访者表示友好,以我三年47万字的专访为证。所谓的辩解并不重要,我有录音。”这是什么意思?这话听着耳熟,张钰好象也说过“不怕,我有录像”之类的话;吴记者并且在文末又重复补上了她的简历,看看这个人的来头:清华大学环境工程、中文系双学士,现当代文学硕士;作家,幸福大街乐队主唱;曾为《新京报》记者;现为《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南方周末》特约撰稿人……难道这些有点吓人的数字就能征服黄健翔或者读者么?这放在吃大锅饭的那个年代或许还能奏效,但是今天却有些微不足道了,因为这个时代总是垃圾比黄金多,坏东西比好东西多,比如说大嘴宋祖德,他还是个“双博士”呢,至于其他名头多得要死,可大嘴依然是大嘴,没人能把他和他的那些所谓的“名头”联系在一起。我理解吴记者的心情,想想自己干了那么多年记者,走了那么多新闻单位,出了那么多新闻作品,却从来没有人说过她是“鸡”或“名妓”,也没有人说她“没了良心”,强调这些也无非就是想证明确实有这个能力与黄健翔这样名人“门当户对”,也是告诉大家,她所说的都是真实的,因为就凭她的简历就足以说明她的“权威性”,不过如此着劲地强调这些数字也无济于事,没听孔子说“虽多奚以为”吗?确实,多又有什么用呢?
   说到最后,我也不大想说了,因为言人之不善的后果是凄惨的,也不是因为如此,只感觉这两个无聊无知的人是那么的滑稽:一个名人,一个记者,这是在做什么?仔细想想也就能想明白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801)| 评论(2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